当为活着,要忘记什么

我们大多是弟弟的开始,却慢慢成了哥哥的结束;我们大多是唱歌的开始,却慢慢也成了护士的收尾。总归是活下来的结局,那些死去了的终归是心目中的梦,成就了心中不可到达的地方,弟弟的尊严,歌女的救赎。

回忆,满满的回忆,拖入一个不愿回顾的年代,一个个被时代裹携的人类,在现在看来还不如死去。
如果生者说:不如死去,我从来不信。但在弟弟明知道战争即将结束,却坚定地求死而不求生时,我知道存在这样的如果,只是不存在于此时此刻,在那个彼时彼刻,在他的心中了无生趣,他活着所感受到的失去,应该不是活所能重生的,有些长在心里的生命,一旦死去便消失无存了。热泪就这样滚出来,重重地直直地,不是悲伤,而是绝望。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故事,没有一个战争前所活着的爱,在战争后留存,剩下的只是驱壳,找不到人作为人的归宿。
我看到人生最痛苦的命运,除了死。
P.S.或许这为我今年去德国埋下了伏笔。

渺小的爱情与友情在时代背景下确为渺小,但弥足珍贵,也是最能直接触摸到的记忆与现实,时代洪流滚滚向前,留给我们的是具体的人和事。

还是爱上了女歌,活成了我喜欢的样子,还有哥哥的开始,弟弟的结束。想以死亡收尾,活着的总归这样想,但死去的却想让我们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