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浆与裸体背后还有什么?极端年代中的HBO神剧《西部世界》

虽然昨天才真正有时间看了前两集,但过去两周我们无数老师都在课上提过这部神剧:Cinema4D的老师对片头cg赞不绝口;场景设计老师强烈安利art
direction;主题公园课上围绕“西部世界”的设定开了很多脑洞。加上本剧好多场景都是在我们村外的大山里拍的,更有一种魔幻现实的亲切感。

最近,一部名为《西部世界》的美剧火了。“逆天神剧”、“最热美剧”、“尺度超越‘冰火’”……网友给它加上了诸多吸引眼球的标签,而在豆瓣上,截至2016年10月16日,22000多人的观影人数还没拉低它高达9.3的平均分。这部HBO斥巨资打造的剧集开播才两集,就已有了“年度最佳”的势头。

就算期待值被拉高到这种程度,一口气看完前两集的我还是觉得处处有惊喜。抛开大家都口交称赞的概念设计音乐镜头人物黄暴,个人来说最亲切的捏他是无处不在的主题公园设计理念。编剧里肯定充满了theme
entertainment从业者,将爱和怨念渗透到每一个角落,好多台词简直就是课上老师的lecture原文啊哈哈哈。作为连上了三个学期主题公园课假期还在主题公园实习的人一时手痒决定开个影评随手截图总结片子里看到的主题公园相关姿势和个人理解。如有雷同,那我们上的一定是一门课。

简单介绍一下:这部剧讲的是未来一座以美国西部为主题的乐园,游客可以在其中扮演美国西部的各种角色,与公园里作为“接待员“的机器人互动。这些机器人和真人没有多大差异,扮成了牛仔、警长、土匪、妓女等角色。有的游客喜欢在乐园中探险、感受西部的“淘金热”,但更多人则选择在乐园中放纵欲望,无恶不作,因为受他们残害的机器人每次都会接受维修并被清空记忆,所以人类无论是杀死还是强奸这些机器人,都不会有任何后果。然而,随着机器人开始觉醒、意识到人类对他们的暴虐,乐园中很有可能正在酝酿一场革命。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其实这个故事不算稀奇,机器人反抗是许多科幻作品的主题,绝大部分《西部世界》的影评也都聚焦于人工智能的边界、机器人的自我意识、人性的善恶,或是寻找剧中的蛛丝马迹、预测接下去的剧情走向和主题乐园背后的阴谋。在这里,我就不多去探究看似大反派的黑衣人究竟是人还是机器人、机器人女主角到底从何时开始有了自我意识、乐园管理人员中有没有内鬼。(其实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最终决定权在编剧手里。)既然这个公众号的定位是文(jiao)艺(qing),我想说点别的。

E01

作为乌托邦题材的爱好者,我本来是以一种猎奇+膜拜“师兄”编剧乔纳森·诺兰的心态追这部剧的,没打算写剧评。但在第二集结尾,创造这些机器人的乐园老板福特博士的一段独白戳中了我:

图片 1

“游客之所以会重返(这座乐园),不是因为那些一眼就能看到的、花哨的东西。他们回到(乐园)是为了那些细微的东西、那些细节。他们会再来,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发现了没有其他人注意到的东西、某些会让他们爱上的东西。他们寻找并不是一个告诉他们自己是谁的故事,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他们来这里,是希望一窥自己有可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Bernard对“冥思”赞不绝口时感慨说“就是这些细节让他们显得真实“,这句话简直是主题公园界的真理。细节分很多层次,从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建筑形态颜色花纹,到路边水泥块上的一个小裂缝,或者招牌上的一种特定字体,都是累积真实感的一部分。也许这些细节只有0.001%的游客能发现,比如谁特么知道1930年代的纽约路面有电梯入口!?但如果一个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或者熟悉那个年代的人来了,这一个细节就足以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在1930年的纽约。对西部世界的host来说也是同理,哪怕只有一个嫖客在嫖完后看到她陷入冥思,他都会觉得自己搞了一个很有深度的妓女而不是性爱机器人,从而升华了自己在西部世界杀与操的体验,获得了心灵的满足。

这段独白的背景是,乐园里负责给机器人编排故事线的编剧塞斯莫尔准备设计一系列新故事,故事里会包括任人玩弄的处女、被随意宰杀的印第安人,还有活体解剖的恐怖场面。对那些已经对乐园产生审美疲劳的游客来说,也许只有这些极端的感官刺激会重燃他们的兴趣。当然,可能未来有一天他们又会厌倦这些。

图片 2

塞斯莫尔得意洋洋,但福特博士离开否决了他的提议,说出上面引用的这段话。他告诉塞斯莫尔,要吸引回头客,靠的不是不断增加新刺激、满足人们施暴的欲望,而是需要通过微小的细节激发游客的好奇和感动。福特博士还说,设计出那些色情暴力的情节只会暴露出塞斯莫尔自己的本性。有趣的是,塞斯莫尔的名字Sizemore正是“尺寸更大”的意思,形象地表现出他追求“更多、更大、更刺激”的心态,而他在剧中性格暴躁、满口脏话,也与他笔下极端的故事相对应。

个人爱好截了这张图,看到了诺兰熊熊燃烧的百合魂啊hhhhh

在我看来,福特博士和塞斯莫尔的争执正是此剧的一条主线:这部剧表面上聚焦了人与机器人的矛盾,但实际上,塞斯莫尔代表的露骨、极端、刺激和福特博士代表的含蓄、微妙、冥思可能是剧中的另一大矛盾冲突。

图片 3

《西部世界》乍一看充斥着塞斯莫尔的热衷的堕落和放纵。因为游客被配备了只会杀死机器人但杀不死真人的枪,所以游客摆脱了杀人的罪恶感,时常“一言不合就开枪”。看似男主角的机器人向导泰迪就一次次意外死在游客的枪下。乐园的工作人员也纵容游客的暴力行为,甚至当疑似反派的黑衣人在乐园中屠杀机器人时,工作人员也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没有注意到黑衣人正在酝酿某种阴谋。

换装,一个充满魔力的词汇。主题公园从业者的终极问题就是“游客是谁?游客从哪来?游客要到哪去?”
游客在这个园区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怎么让游客们顺利进入角色?为了让游客接受自己的角色设计师们拼了老命设计情节营造气氛,但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换装。只要给游客换件衣裳,哪怕只是加一个米老鼠耳朵,一个面具,或者一件英雄披风,他们对新身份的参与度立刻就不一样了。Sleep
no
more给所有观众都发一个面具,观众就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鬼魂;主题公园界的新标杆,我个人的最爱,环球影城哈利波特园区用了最聪明的方法让大街上充满男巫女巫:一件袍子,一根魔杖,还能赚钱。换装的魔力让人如此欲罢不能,连工作人员都乐此不疲地亲自下场。说到底,谁能抵抗在一个新世界体验另一种人生的诱惑呢?第二集对换装有更多描述,截到时再说。

同样,不少游客把乐园当成了妓院。人类男主角还没进入乐园,就被前来接待的机器人小姐暗示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他那放荡不羁的朋友之所以带他来乐园玩,就是想让道德观念极强的男主角放松一下,释放一下“本性”且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

图片 4

血与性,这是“西部世界”这座虚构乐园的卖点,也是《西部世界》作为一部HBO剧集的卖点。作为付费电视台,HBO出品的剧集素来少有“家庭向”电视台的诸多禁忌,以大尺度著称,《冰与火之歌》就是一例。在关于《西部世界》的新闻报道中,就不乏“著名女星全裸出镜”、“临时演员合同标注群演需要裸体出境完成高难度动作”等字眼。(该剧开头两集可以证明,群演确实签了这种合同,但场面远没有媒体鼓吹的那样香艳。不剧透了,自己看。)在某种程度上,观众也在期待乔纳森·诺兰等该剧真正的主创人员像剧中的塞斯莫尔一样,不断炮制出新的感官刺激,给屏幕前的观众提供一点廉价的娱乐。

Mr.
Sizemore在本片中是一个最真实的主题公园从业人员。在其他人都跑去探讨人类的终极时,他仍然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地维护着主题公园的日常,还被所有人群嘲,真是可歌可泣的敬业。
他的这段发飙里透露了很多西部世界的设定。首先是“沉浸式体验”。“沉浸式”是近几年被剧场和theme
entertainment用烂的词。随便一个attraction都恨不得给自己加一个immersive的头衔。一般来说就是打破传统叙事方式,通过互动让观众成为故事的一部分,观众有机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获得360度全方位的沉浸体验。剧场方面最著名的就是sleep
no
more了吧。一群人在五层楼里随便跑3个小时,自由选择路线和跟随角色,所有房间和道具都随便动,角色开心了还能给你隐藏剧情。在这样一个设定里,每个人的体验都是独一无二的。

但也像塞斯莫尔一样,如果编剧想靠感官刺激来留住观众,最后只会走进一条死胡同。因为喜新厌旧的观众很快就会觉得所谓的大尺度不足为奇,转而期待更大的刺激。以近年来影坛层出不穷的续集为例:经典的《侏罗纪公园》只需复活恐龙就会得到观众追捧,而《侏罗纪世界》不光建成了完整的恐龙公园,还要把霸王龙、迅猛龙等最可怕的恐龙混合在一起,造出怪物般的暴虐霸王龙(注意《侏罗纪公园》的原作者正是老版《西部世界》的导演/编剧迈克尔·克莱顿)。《猩球黎明》已不能满足于《猩球崛起》中猩猩与人类的对决,而是让猩猩组成千军万马、怒吼着骑在马上拿机关枪扫射人类。《X战警》系列不再纠结于处于社会边缘的变种人的处境,而是玩起时空穿越,把前传后传压缩到了一起。漫威的《复仇者联盟》系列更是不愿止步于正义战胜邪恶的套路,先是让英雄意识到最大的敌人是自己(《钢铁侠3》),再挑起内战,让自带主角光环的各路英雄对打,就连像蚂蚁一样小的蚁人都有了突然变身为巨人的本领(《美国队长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