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陈桉

“找一个人来爱或者恨吧”,陈桉说。

重版29 30

旧时光太多美好的存在,比如感情那么热烈又纯粹的林杨,比如只活在现在今天当下的米乔,又比如陈桉。

图片 1

陈桉的存在,是锦上添花的存在;陈桉的好,是无法言喻的好。

《横道世之介》异曲同工之妙

周周成为一个大侠的执念,或者说督促她不断地变好的信念,基本上都来自对陈桉的向往。周周心里,陈桉就是神一样的存在。陈桉并非无所不能,但是,陈桉看得明白,陈桉从来都只当主角,陈桉一直都在勇敢主动地迎接生活。这对于家庭境遇不尽相同却都有缺失的周周来说,成为这样的人就够了。与其说陈桉是周周崇拜的人,不如说陈桉是周周追求的自己。

不开玩笑,本哥这个远镜头跟前男友相像80%了…

关于陈桉,可供我们想象的,有太多太多。陈桉的童年是怎样的,陈桉的青春是怎样的,陈桉的后来又是怎样的。振华三部曲外,陈桉是可以单独成为一个故事的。(其实每个角色都是可以单独成为一个故事的,所以才有这么多的遐想,所以才有这么多的期待,所以才有这么多的喜爱)陈桉的人设和人生都不是完美的,可就是想吹捧他。

————————————————————————————

他觉得周周和他很像,在父爱的缺失方面。虽然陈桉口中让周周不去见爸爸,但周周还是去了,他说周周太善良了。可是,他又何尝不是呢?对于爸爸,陈桉一直声称爸爸辜负了妈妈(事实也如此),再者,爸爸再娶的阿姨总是担心他争家产而冷脸相向,所有的这些,给陈桉带来的伤害是怎样的,恐怕只有真正经历过才知其中的苦楚吧。可是,陈桉也是一个成长的少年啊。(心疼陈桉一秒)至于最后陈桉找爸爸拿钱断绝父子关系,如此选择,不算上上策,也算是上策了。他从那个早已不再属于自己的家中抽离出来,还两头不是人的爸爸一个完整的新家庭。陈桉给了幸福的条件。而至于自己,离开也算是最好的选择。陈桉从来都没最幸福。可是陈桉从来都最自由。陈桉和周周很像,都很善良。

大结局更新:

而关于陈桉,好像不适合说你好,而适合说再见。因为周周长大了,她小时候崇拜的陈桉,她多年来的信念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已经成为她自己的一部分。周周不需要陈桉了。所以陈桉再见了。陈桉后来可能再也不回来了,陈桉要开始陈桉新的人生了,所以陈桉再见了。

我的《你好旧时光》剧终在第28集,这才是我的周周,我的林杨,因为他们,评分不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华晨宇老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原文写在28集后,看了29集的我已经窒息了,感觉自己被打脸,希望明天能够反转到把我脸打得我妈都不认识,谢谢!

———————————————————分界线————————————————————

“爱”这个字,广义而狭隘,成熟却幼稚,深情又敷衍。生命长或短,爱满怀或求不得,无数人纷至沓来,呼啸而过的太多,但总有寥寥准确地踩在了心上,成为余生的贺礼。

这部剧每个人都有故事,周周林杨并非完全意义上的男女主角,他们只是以我们认知里最玛丽苏又最现实的形象而存在。周周更像是见证者,成长十八年,到来的人有几多,离开的人也不少,这些来来往往的人们在小小的振华,小小的山海市,用周周的十八年,为我们折射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观。

之前我就想过,如果让角色人物做自我介绍,会是什么样子?周周妈妈一定会讲:你好,我是余周周的妈妈。而周书国呢?我猜测的是:“你好我是周书国,是周沈然的爸爸。”两句话的差别其实挺大的。周周妈妈是我很尊敬的角色,经历背叛,当爱情的美好变成不堪的现实,周周妈妈依然如获至宝,将周周捧在手心。美丽又坚韧的女人仰起脸,后颈线条纤细而修长:“我会好好抚养周周长大”。她一直非常自控,给予周周毫无缺陷的爱,引导周周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善良而宽容,温婉却倔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泪点太低,周周跟爸爸跳的那只舞看哭了。这个世界上和自己留着相同血液的人已经不多了,我翘首以盼十几年的父亲角色却在终于释怀的时刻与我生离,不得感叹周周内心是多么成熟强大。

第三个离开的人应该是陈桉。看原著的时候,也许是对于林杨的偏爱,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周周并不是真正男女意义上的喜欢陈桉,而针对“普通女人对普通男人的喜欢”也一直解读为一种欣赏与崇拜。小的时候,比起同龄小朋友,大家总是更喜欢跟稍稍年长的哥哥姐姐玩。从原著到网剧,我始终以为周周在父爱缺失的情况下,生命里陡然出现了一个“完美”的,对迷茫的她起指引作用的年长男性形象,她就将那种依赖崇拜逐渐理解成喜欢。周周确实是喜欢陈桉的,她一个肉眼凡胎,将陈桉推到了“神仙”级别的高度,如此遥远的距离,反过来看便更加不像男女情爱的“喜欢”了。

关于陈桉,海边拍戏那段被很多人诟病注水,我觉得这恰恰展现了编剧聚聚的功力。教会周周主角游戏的陈桉陪着周周一起演了场无厘头的配角戏,上演呼天抢地爱恨情仇的主角在旁观者看来逻辑全无,但依然是全场焦点;遮住全脸籍籍无名的配角在寒风里挥汗如雨,却依然满怀斗志。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主角,缺的是能做自己往前的人。陈桉临走时要周周找一个人来爱,可我想陈桉已经失去了去爱的能力,怎么会跟周周将这样的话?就突然想写这样一段类似同人的东西:陈桉拢了拢余周周毛茸茸的脑袋,被海风吹得冰凉的胸口因为周周的脑门而变得温热又熨帖,他在一瞬间恍惚,脱口而出:周周,找个人来爱。只是须臾间又自持起来:或者恨吧。

主角游戏是个很玄妙的东西,有的人会变成济世大侠,有的人反倒会走火入魔,譬如陈桉,譬如辛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