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像从来没有英雄一样去生活

可能是因为昨天看过了血压升高的钢锯岭,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尤为冷静。电影就像萨利的白发,冷静平实,没有过分的戏剧渲染,标准美式英雄主义,像记录片一样。
编剧,这不是一部的标准的空难大片,迫降和救援的篇幅也就三分之一左右,还是在不断穿插完整的。多次的噩梦和幻觉是总能让我喜欢的情节设计,好看又能反应内心。看一半我就觉得很适合跟比利林恩对比着看,都是当下穿插闪回的叙事结构,主角都有面对外界纷扰的焦虑中,完成与内心的战斗。战斗没有结束,残酷的战斗结束了还有心理的斗争,才会露出男人的质地。电影没有夸张,很多细节其实可以做的更“满”,虽然迎合并完成了观众对奇迹的渴望与钦慕,还没有让人怀疑这有没有加入虚构的成份。张力最足的是听证戏,机长沉稳睿智的陈述,35秒扭转了一切,女听证员说话时应该是最感动我的时候。我在想,美国之所以成为强国有些萨利机长这样的伟大个体,还有一套看似谨小慎微的追究责任的体质。或许我们不缺前者,而是把后者做好。
老东木实在是一心向英雄的男人啊,年轻时演英雄,老了拍英雄。每一次看他的电影都有一个他自己的缩影,百万宝贝,换子疑云,美国狙击手,不论男女都有一个“英雄”。这应该不是一部很有野心的电影,但老东木的实力不管有没有野心都会感动我们。一个西部牛仔的精神充斥着整个电影。最重要的还是演员吧,衷心希望汉克斯今年来一个影帝就是又一个三次影帝了,一个演什么像什么的演员啊。
特效也是不错的,少,仅仅在几次表现飞机迫降时。但是很精致,再说这也不是看特效的电影。
最后,看副机长眼熟的人是忘了诺兰版蝙蝠侠的双面人了吧~

凛冬的纽约,机长萨利从恶梦中醒来。他出门去慢跑,呼吸保持着均匀的节奏,心里是一遍又一遍的潮水冲刷。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飞机迫降水上事故,马上又面临NTSB(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内部调查。前一秒还是拯救了155人的英雄,后一秒就有可能身败名裂。

2009年1月15日下午3点26分,机长萨利驾驶的飞机空中客车A320-214在纽约拉瓜迪亚机场起飞,飞机突然遭受鸟群撞击,双侧引擎都失去了动力。千钧一发的时刻,到底是要折返起飞机场还是降落邻近机场?空管人员指引他迫降地面,萨利却做出了他自己的选择,紧急迫降哈德逊河。

早年握着44
Magnum问你“是不是觉得今天运气不错”的东木,是来自浪漫主义的西部英雄。但在他晚年导演的片子里,英雄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可饶恕》里,坚持原则的老牛仔莫尼,因为朋友的死而大开杀戒血洗啤酒馆,《老爷车》里,经历过朝鲜战争的老兵,为了宽恕自己的罪,倒在了亚裔小孩的枪声下;《百万美元宝贝》里,拳击女孩麦琪为了别人无法理解的梦而赌上一切,最后却被实施了安乐死。《美国狙击手》里,海豹突击队的神枪手杀敌过百,回国后却死在同胞的抢下。

破灭英雄形象的是人性,挽救全机人的也是人性。

“我在40年的飞行生涯中运送了数百万乘客,最后我却因为208秒被审判。”片名《Sully》一语双关。既是机长的名字,单词本身又有污点的意思。

最后的彩蛋,萨利机长真人现身,简直是个惊喜。他跟导演东木、演员汤姆汉克斯有着如出一辙的气质,一种富有感染力的冷静与平和(这是演员Jesse
Bradford对老爷子的形容,我觉得这几个词特别到位,mellow,layback,infectious
calm.)萨利当过美国空军飞行员,伊斯特伍德当过美国海军,他乘坐的A-1也曾经坠落大海,游了5公里死里逃生。萨利在29岁退役加入联航,而东木在服完兵役之后跑去念戏剧演意大利式西部片。

人性有着缺憾,也有着奥妙。在飞机迫降的整个过程中,副机长对机长保持始终如一的信任,空姐保持冷静,反复告诉乘客“Brace,Brace,
Heads down, Stay
down(抱紧,低头,趴下)”。机上的乘客在紧急疏散的时候,没有哄抢拥乱。一对失散的父子始终牵挂着彼此,儿子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刻让人欣慰。轮渡船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救援,纽约警察与消防队员也及时出动,潜水蛙人在空中就跳下直升机分秒必争。

很多时候,生活需要的不是一个英雄,而是一个平静的着陆。波澜壮阔都落地,四散的潮水才真正涌入心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