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利机长》剧作分析

不太相信调查委员会会忽略机长反映时间这么一个重要的环节,仅仅通过17次的模拟就试图认定迫降机场的可能性,即使是出于一个厘清更好的可能性这样一种出发点。这样的情节,我以为更多的是编剧为了故事性的需要,也就是对立矛盾的情节设定需要而改编的。不管怎样,对编剧把一个英雄题材的故事拍成这样一种扣人心弦的节奏,还是要大大的点个赞,没有把主要故事放在事故本身,而是把主线设定在与调查委员会,或者说放在了机长自身对压力的救赎上,的确出人意料的有新意。汤姆汉克斯完全展现出机长心理在事反而经历了更多的压力,比最后纪录片式的机长宣教大家此后永远心灵相连要招人待见的多的多。

《萨利机长》是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根据2009年全美航空1549号航班迫降事件航班机长切斯利·萨利·萨伦伯格的真实英雄事迹改编。
在《萨利机长》之前,空难片大多侧重于“最后一分钟营救”。这种类型的电影在国外有沃尔夫冈·彼得森执导的《空军一号》,国内有张建亚执导的《紧急迫降》。他们通过对乘客和机组甚至是歹徒的反应的刻画,叙事节奏不断加快,最终积累悬念,抓取观众情感。
《萨利机长》和他们都不同,编剧和导演把影片的叙事重心放在成功降落之后的事故对萨利产生的影响,以及他是如何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这种在一开始就把影片最大的悬念——是否迫降成功抛给观众的做法无疑需要对类型传统的情节结构和叙事节奏进行颠覆和创新。但是也应当考虑的是,因为影片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所以如果还是以传统的思维来结构影片,就会丧失电影的部分娱乐性。
虽然影片最大的悬念已经被揭开,但是编剧使用电脑模拟的结果作为“最后一分钟营救”的悬念替代。通过调查组不时地提起电脑模拟的事情,慢慢积累悬念,而且在萨利机长决定提前电脑模拟之后,悬念上涨到新的高度。在最后的听证会上,多次电脑模拟成功之后,萨利机长的建议再度把悬念提高了一个巅峰。相对于“最后一分钟营救”,这种悬念设置更具有延续性,更能抓住观众情感。
虽然故事主线是萨利机长如何去证明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但是影片依旧穿插了两次想象中的坠机段落起到增加视冲击和加快叙事节奏的作用。四次分别从乘客、指挥人员、救援人员和萨利机长的视角对坠机事件进行全方位的展现。前三次穿插于叙事主线之中,最后一次完全参与到叙事主线中。现实坠机和模拟操作的强烈对比在剧作中形成张力。
当迫降哈德逊河的突发事件之后,人物主要承担的压力一是社会舆论;二机长职业的压力或者说是家庭的经济压力。社会舆论由事件调查组做为代表通过调查的方式对萨利机长施加压力;经济压力由妻子在电话中一带而过。人物面临压力之后的选择分为两个层次,一是现实空间,开始是被动地配合采访,调查,到建议调整模拟飞行的时间,最后主动地指出了事故的问题所在;二是情感空间,承担事故之后的压力,产生对未来恐惧,然后怀疑自己,最后找回了自我。在剧作中,现实空间和情感空间相互联系,最终塑造出人物层次。
在《萨利机长》的剧作中,细节的呼应产生强烈的对比,也从不同的角度表现了普通民众对待萨利机长的态度。这种细节在情节上并没有推动作用,但是写出来不但不会拖累叙事,还会给故事增加层次。坠机梦境之后,萨利机长利用跑步宣泄压力,但是在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出租车司机撞上,司机对待他的态度的辱骂。如果只有这一个事件,那就只是单纯地表现萨利机长当时承受的压力之巨大,但是在萨利机长第一次被调查完回酒店是坐的出租车,而这位司机把他奉为英雄。前后两次对出租车司机的轻描淡写,一次车外,一次车内,展示了当人们知道一个人成为英雄之后对待英雄的态度,而且也在慢慢地给萨利机长加大压力。
《萨利机长》作为英雄叙事却用了反英雄的剧作手法,不断地让观众跟随调查组的思维对萨利机长的所作所为产生怀疑。无数的数据和电脑模拟不断地强化观众的怀疑,英雄这一身份的真相不断地被揭开。但是最终通过高潮把萨利机长塑造成一个英雄。叙事技巧的运用使这部片子并不乏闷。
《萨利机长》作为空难事件的改编,观众进入影院之后会怀揣着对《萨利机长》及同类型的的心理预期——飞机故障,紧急迫降。所以影片中不断地插入不同视角之下的迫降场景,甚至还在后半部分加入了几段电脑模拟,通过剧作手段加快叙事节奏,满足观众预期。
《萨利机长》作为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不承袭传统的叙事结构,剧作技巧娴熟,细节层面具有社会意义的追求,但是同时也忽视了萨利机长的家庭,轻轻几笔带过,而且只是单一的家庭经济压力。虽然如此可以集中叙事力度,但是也终究会让萨利机长的情感方面不够饱满。总体来说,《萨利机长》的剧作具有创新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