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集前的悬念和机器人的终极文明

看到最后其实这部剧不是在讲AR技术也不是在讲人工智能,而是机器论。早在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工厂主更愿意把人当成是机器,因为人有七情六欲,人需要心理辅导,需要家庭关系,受情绪或情感的波动会出现消极怠工,对上司不满的情绪,效率是无法保证的,从而出现了一些被编码的高级机器人,用来提高生产率。所以本质上我们都是机器人,而之所以哲学家认为我们都被编码过了,是因为人类本身就是靠基因来传递信息,传承信息,这些代码只不过是基于父母给予我们的设定,由外部环境和内部世界的刺激来促成我们的学识和成长。从而达到生存的意志和角色设定。就像《西部世界》描述的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件作品,而西部世界就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在第一季结尾威廉和Dolores的对话中就已经做了阐述,至于一直没有出现的创造所有机器人核心代码的阿诺德,是基于一个造物主和上帝的设定。“Dolores:这里属于尚未到来的那个人,”
隐喻:暗指神——光、爱的存在。

《西部世界》区别于之前的大部分机器人科幻片在于,前作都是在描述机器人觉醒后,人类对于机器人的恐惧和危机感。但是《西部世界》第一次深挖了机器人觉醒过程中,机器人自己的内心挣扎和经历。导演和编剧带我们体验了机器人的终极三问: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将去哪里?这种换位叙述,真的是很新颖了。

图片 1

1、对于机器人觉醒的悖论在于,Dolores带领机器人们追求“自由意志”,但始终逃脱不了本身是被人类设计出来这个事实。那么所谓的机器人的“自由意志”,是真自由,还是它根基就是编程的一部分,是人类允许你拥有识别和发展“自由意志”的能力。就像Dolores的反抗,梅芙的逃跑,以及血腥之夜的刺杀,都在Ford的设计当中,那么机器人能够分辨出,他们的选择是真自由,还是设计的自由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亚当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有一个关于梅芙的思考。Ford说自己最喜欢的模型是梅芙,因为梅芙对女儿的爱是那么真实和有力量。但是哦,她的女儿可是游戏里的代码,并不是真人,而且梅芙放弃了彻底自由,回去西部世界救自己的代码女儿。梅芙的真实情感,是投射在虚拟的人造的编码上的。这算是“自由意志”么?如果确实是真实情感,那编程出来的爱和自由意志的爱,有高下之分么?机器人的“觉醒”,是基于情感,还是基于fact?对比困在虚拟世界但有真情实感的机器人,和进入了真实世界但还浑浑噩噩的机器人,哪种才是真的“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