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想象的208秒——《萨利机长》事件还原三问

当萨利机长完成壮举却无法进行事件还原时,被他忽略的因素是——时机,而这个来自人为因素层面的时机,正是决定了事件演变成降落还是空难的一念之差。
    好莱坞硬汉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与戏骨汤姆·汉克斯合作了真实事件改编的《萨利机长》,被美国电影协会列为2016年度十佳,作为金球奖、奥斯卡风向标的片单,加之平民英雄在日渐庸常的麻木里带给街头巷尾兴奋剂一般的功能,本片的关注度高居不下。
    人们好奇这个史上第一次喷气式客机成功水上迫降且无人死亡的奇迹,好奇从加拿大黑鹊撞上1549航班造成双发失效、到紧急迫降纽约哈德逊河的208秒,好奇对萨利的民众簇拥到官方追责中的戏剧性变化。
    于是,认真的观众脑袋里不时跳出这几个问题:大型客机到底能不能落在水面上?管制员的指挥对紧急情况下的机组有什么作用?航空器事故调查到底有哪些内容?诸如此类对延伸的背景知识刨根问底,亦是为了一个完整的观影经历,如果能认同这点,那么,看一部电影与阅读一本书一样,可以完善或修建你的知识结构。
    接下来,就让我们自问自答《萨利机长》带来的问题。
    关于大型民航客机到底能不能安全地落在水面上,取决于当时的航行高度及水面的情况。
对于一架进入平飞高度(平流层8000—11000米)的飞机,会被从高空降落的重力加速度、入水角度、流速、浪花阻力等掀翻甚至解体,因此,在动态的水面降落的挑战比在静态的陆地大的多,这也是降落宁选陆地不选水面的原因。
    发生在2009年1月15日纽约闹市区的这一小概率事件,正值当时飞机爬升,飞行高度较低,加之河面水流平静,有着40年驾驶战斗机和客机经历的萨利,以合适的角度(机头抬起、机腹触水)滑进水中,才争取到短暂的漂浮时间。图为当时的迫降现场新闻图片,可以看到这架A320在水中取得了良好的平衡。
    说到这儿,好奇心重的观众又会问道——有没有可以水上降落的大型客机呢。百度告诉我们,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设计了载客量达到2000名的水面降落的概念客机,使用了飞翼造型,下机身为船型结构。看看图片,满足一下小小的好奇心,还可以想象一下,水边的空管塔台建在船上的样子。
    关于管制员对1549航班的特情处置,本片也用了一定的篇幅。在遭遇鸟击后已飞出机场区域的1549,指挥该航班的是进近管制员。美国的塔台和进近的划分主要在于飞机距机场的距离,即塔台指挥进入本场的航班起降,进近引导离场航班到航路,再由区域管制接管指挥航路上的航班,同理,国内分为机场管制、进近管制和区域管制。
    片中,进近管制员紧盯二次雷达显示屏,不停地发出迫降目的机场的方位指令,请求机场上空所有航班避让,准备采取非常规下的应急进场程序。然而,面对一架没有任何动力的飞机,以及只有不到3000英尺的高度,萨利果断地判断飞不到备降机场。在闹市的超低空上驾驶一架已经停车并载有155名乘客的航班,他只能选择开阔的空间降落,在建筑物林立的缝隙中,哈德逊河面是唯一的可能。当中管制员的一个举动,在技术层面为营救争取了宝贵时间,那就是当1549从雷达上消失时,他拔起屏幕上方的专线电话,呼叫了纽约水道的巡视船队,致使1549进入水面的同时,就启动了救援。
    关于航空器事故调查的内容和步骤,是本片叙事的关键部分,也是萨利从平民英雄—失职机长—平民英雄的起伏和波折,为了最大化这种跌宕的剧情和冲突,本片对事故调查的顺序做了调整。
    通常,事故调查按照各自类别在各自领域组织,像萨利这种成功迫降后依然被NTSB(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列为调查对象的原因,说得通俗一点,更接近于目前我国民航界严查的“无结果违章”,那就是,怀疑萨利驾驶中存在严重操纵风险。
    如果水上迫降不成功演变为空难,“黑匣子”作为驾驶舱语音和飞行数据记录器,会被尽早读取。然而,在迫降成功后,调查的关注点聚焦在萨利选择的哈德逊河究竟是不是当时最为安全的降落地点?
    除了像片中那样调用AIRBUS的数据和位于法国图卢兹总部的模拟演示外,现实中调查的第一步往往是听驾驶员与管制员的地空通话录音,再配合航路位置、飞行高度、风速、风向,来判断驾驶员有没有错误决断和违章操纵。
    而本片出于悬念和张力的需要,把听通话录音这一手段放在结尾高潮处,是为烘托和渲染萨利的内心戏,为萨利被误解被质疑的情节制造展开的时间和空间。并且,引入了本片一个很重要的推动情节——人为因素。随着飞行小时的不断增加,在标准系统和标准环境中,驾驶员的许多操纵程序、动作和反应几乎都变成了条件反射。但是,如果发生鸟击导致飞行条件和环境改变后,驾驶员经验和处置就是挽救飞机失事于千钧一发的人为因素。
    萨利用了208秒完成了模拟机试飞17次才成功的降落,在加上35秒的反应、分析、决策时间后,他完成了模拟机按照既定飞行程序都没能完成的任务。
——————————————————————————————————————————  
                               
           个人原创影评公众号 爱看  微信号:aikanai
         电影和生活不一样,生活难多了。
           原创电影评论,独立电影推荐。
          和你一起聊聊那些属于你的笑点、泪点和心塞…

改编自真实故事的电影,可以说是电影界的一个类型片种了。就像动作片,科幻片一样,改编真实故事的电影应该也需要一个短标签。但电影因为有自身的娱乐和戏剧属性,所以电影作为通俗艺术,即使现实中发生的事件再夸张,还是需要添油加醋的加上一些改编,让电影更具有观众缘。
《萨利机长》是根据2009年1月15日全美航空1549号班机发生意外改编的电影,在说电影之前,我们可以先了解电影的强大阵容,导演是美国著名的正派硬骨头特林特伊斯特伍德,拍过《廊桥遗梦》等经典著作。主演则有我们熟悉的汤姆汉克斯主演,他的作品就不用多做介绍了,是好莱坞的常青树。不过近几年作品平平。而且巧的是大部分都和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有关,比如《飞利浦船长》和《间谍之桥》。
电影当然是值得推荐一看的,在美国上映到截稿期,被某些刊物评为近期最受好评的电影,票房也一路攀升,在国内外电影平台评分也非常的高。同时也能感觉到影片是奥斯卡种子选手。
影片改编自1549号航班事件,是由一班美国全美航空公司由纽约市拉瓜迪亚机场起飞,飞往华盛顿州西塔克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的每日定期国内客运航班。2009年1月15日,一架空中客车A320-214负责该航线,在起飞爬升过程中遭加拿大黑雁撞击,导致两个引擎同时熄火,飞机完全失去动力,驾驶舱机组人员在确认无法到达附近的2个机场后,决定于哈德逊河河面进行迫降。结果是机上共155人全数生还,该事件也被称为“哈德逊奇迹”。
影片气质古典稳重,没有刻意去煽情也没有过多的表现动作特效场面,点到为止,重点放在事后讨论机长是否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和选择。也就是重点放在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和机长之间的博弈上。影片的核心也就是在讨论,萨利机长的举动,是英雄,还是骗子。
下面我们根据影片的剧情,分别来看看电影和真实事件中的出入。
在2009年1月15日下午3点26分,飞机在纽约拉瓜迪亚机场起飞。但起飞一分钟左右,机长向机场控制塔报告,指飞机上两具引擎都遭受鸟击而失去动力,要求立即折返机场。机场方面随即指示1549号班机立即折返,但萨利机长发现不能掉头折返机场,于是准备安排客机飞往新泽西的泰特伯勒机场作紧急降落;但其后机长又发现当时飞机的高度及下降速率,无法让客机安全降落于泰特伯勒机场。于是,机长决定避开人烟稠密地区,冒险让客机紧急降落在贯穿纽约市的哈德逊河上。
这些都在电影里比较真实的得到呈现,只是在电影中飞机在与河面撞击的最后一刻,依然能清楚的听到塔台的声音。而真实情况里塔台在机长告知即将迫降在哈德逊河23秒后失去就班机联系。这个和真实有些许出入。
飞机迫降在河面之后,由于撞击过大导致货舱门以及飞机后门被水撞开,接近0度的水瞬间涌进飞机。此时飞机上的人保持秩序让年幼小孩或妇女先下飞机,然后在河面等待救援,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停留在救生艇没有乱动。
而在影片中,一位男的因为感觉自己离岸边还挺近的,于是直接跳进河里想靠着自己的本事游过去。但too
young too simple .
在纽约的大冬天冬游,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另外还有一个女的也自己跳进水里,最后被直升飞机的消防员救下。这些在真实发生的事件里都没有。
萨利机长被认定为在事故几周后一直有创伤心理压力紧张后群症。出现幻觉和失眠。经常感觉自己往下坠。影片通过各种夸张的特效手法真实还原展现。影片的一开始就是萨利机长做的一个噩梦,这个梦是他按照塔台的要求想飞回地面机场迫降结果没有成功撞向了大楼。而真实情况萨利机长当让没有做过这种梦了。这只是影片开头为了吸引人而做的一个特效炫技。
而在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的内部调查里,远比影片要来的繁琐和细致。恨不得把你所有的档案都拿出来调查。但影片为了增加戏剧性,稍微把NTSB设为了和萨利机长的对立面,没有了感性,所有问题都咄咄逼人,并且一开始就有认定萨利机长把飞机迫降在河面反而让乘客更危险。而在真实情况里,NTSB对萨利机长和副机长提出的问题都是有理有据的,并没有故意抓萨利机长的小辫子或者不承认萨利机长的英勇冷静行为。
在这里科普一下,飞机如果发生事故,能迫降在地面绝对不会选择迫降在水里。迫降水里一定是下下策。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一个有轮子的飞机降落在专门铺好的跑道好还是落在软软的水面好。而且飞机迫降在水面以后,飞机会在数分钟内迅速沉没。更重要的是,迫降在地面是为了更方便后期的救援。而救援的时间,就是决定生还者的黄金时间。
在影片最后的公开听证会上,大家开始online在线去看电脑模拟和人为模拟1549航班双引擎实效的状态下,是否可以成功迫降在两个靠近的地面机场。都得到成功验证可以迫降在地面机场。而此时萨利机长开始发飙说飞机被鸟撞击后你们马上飞回地面,这样做根本没有加上人为紧张时间和考虑反应时间,当然可以成功飞回地面。于是NTSB才加上35秒的反应时间,从而验证得出,唯一的迫降选择,只能是哈德逊河。
这是影片和真实情况出入最大的地方,因为影片把NTSB设定成是对萨利机长有敌意的一方,所以各种不谨慎不考虑不作为都放在了NTSB以烘托萨利机长的伟大,但真实情况是NTSB早就把反应时间和人为因素考虑进去,整个听证会其实都是非常严肃和理性的。当然真实情况NTSB还质疑为何当时选择河面迫降的时候萨利机长没有开启飞机水面迫降装置。
当然了,这些都不排除萨利机长因为这一飞机事故成为了美国英雄。
总体来说,影片的对真实事件的还原度已经非常高了。汤姆汉克斯为了表现出现实生活中真实机长的害羞和冷静,在整部影片的表演上表情和动作都没有太大的起伏,以不变应万变,把影片的重点放在对事件的陈述和思考上,而不是让个人表演去先声夺人。这沉稳的表演手法更让影片有纪实的味道。
很多人也会在看完影片后说,人都全部生还了为何还要这么刁难机长,其实正是因为有这些严谨的机构和严肃没有情感的条款和规章制度,才能为将来减少更多的灾难做防御,以及增加经验,取长补短。
质疑本身,往往就是进步和发掘真相的动力。对于一起事故而言,更是如此。
(文字为原创,资料搜索网络和维基百科,如和大家看过的一些纪录片或者寻找的资料有出入谢谢指正,当然,如要喷请轻喷:)真相只有一个,但我也不是当事人,所以只能尽量搜集资料还原给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