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美食人文味道 为这个拉风操作点赞

西湖边上的吃货有福了

吃了么您呐?

图片 1

“吃“是最具生活烟火气的问候语。每天大早一开门,看见街坊四邻的张口就是这句话。不管你是骑着自行车上学的孩子,嘴巴边还是豆浆沫子,出门看见提笼架鸟灯笼裤、抽着烟卷捻佛珠、遛完早的光头二大爷,随口肯定是这句”吃了么您呐?甭管小兔崽子走不走心,礼到了,这就叫规矩,是氤氲到每日餐食中的礼数。

西湖,既是历史的,也是文化的,同时也是美食的生产基地。杭州楼外楼饭店,就坐落于拥有无限历史文化的白堤边。周振天编剧、苏舟导演的《楼外楼》,以民国期间的楼外楼为经脉、纷纭穿插着美食的点点香,张铎、秦海璐、叶璇、奚美娟、蒋毅等主演的这个故事,好人尤其难做,但是他们却秉持着“守得初心在
莫去管前程”的善意,始终将美食不得苟且作为安身立命之本,原材可以普通、做法却大有讲究,正是这一番讲究,人间至味才可以一再成香。西湖有美景,有鱼,更有文人骚客,千百年来,西湖和美食就是彼此成全的佳话。

就是写字楼里人模狗样的白领小年轻也免不了俗,这边Tony正大嚼着青菜叶子的鸡蛋灌饼,隔壁Emma的煎饼味飘过来,贱兮兮凑过去剥削点薄脆过来过过嘴瘾,豪言壮语许愿“晚上局气我做东,谁都别落跑“。

图片 2

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节气时令总有从老祖宗延续下来的吃食菜谱。几十年老友经年重逢,跨国生意伙伴第一次握手,各方首脑各怀心思的政治握手,重头戏也是“吃“。

从苏东坡到梁实秋,从鲁迅到郁达夫,中国文人都成了西湖边上的吃货。眼前有景,筷下有鱼,人生得意须尽欢。梁实秋在《雅舍谈吃》中尽情为西湖醋鱼做了现场直播,《楼外楼》则更是以激烈冲突的剧情中加以艺术化创作,特别是将瓦块鱼改为全鱼烹制。

吃,贯穿了社会的各个层面,古往今来,扎根到了每个民族国家的每一代人骨髓当中。说起来,中国又是美食大国,屡屡看不过吃不惯西餐,每次刀叉锯条往上招呼的力气活,还是享受中国自有饮食的从容。闲谈轻笑间,云卷云舒。《舌尖上的中国》大火真真是勾到了中国人的胃口酥点。“吃“,这个简单到如空气般的行为,在文人墨客那里却是另一番况味,更多的是一份情感寄托。

图片 3

苏东坡妙笔生花文传千载,事业却不如意,屡次被贬,却在无意中发明出东坡凉粉、东坡肉,让我们记住了这位大文豪的吃货本色。乱世间避祸的郁达夫在西湖边楼外楼上饮酒吟诗,”但凭极贱杭州酒,烂醉西泠岳墓前“。近代著名学者、作家梁实秋,同样是一个美食家,专门著述美食散文,在其《雅舍谈吃》中,就记述了
“在楼外楼尝到醋溜鱼,仍惊叹其鲜美,嗣后每过西湖辄登楼一膏馋吻。楼在湖边,凭窗可见巨篓系小舟,篓中蓄鱼待烹,固不必举网得鱼。普通选用青鱼,即草鱼,鱼长不过尺,重不逾半斤,宰割收拾过后沃以沸水,熟即起锅,勾芡调汁,浇在鱼上,即可上桌。”后来,梁实秋去了台湾,直到在台北去世,家乡的美味成为这位美食家深深的思念。

历史上的改革,本来是在1929年西湖博览会期间厨师采纳游客意见,本剧中则是因为浙江省长为父祝寿,特意点了西湖醋鱼,然而楼外楼放养在西湖中的草鱼却被竞争对手暗中放走,迫不得已洪家宝选择了全鱼做法,并且用一些美妙的祝福语解释了革新的意义所在,从此成为又一道招牌。楼外楼用大竹篓在西湖里养鱼,是为了让鱼吐故纳新,不至于在局促的小鱼缸或者先杀生后再等待食客点菜,要知道民国时并没有现代化的养殖手段,所以在当年的竞争格局中可以令西湖醋鱼保有鲜活的风味。

世事无常,风云变幻,人们对吃的执念从未变过。百多年前,一个落魄文人洪瑞堂来到西湖边上,建起了一间食肆。百多年来,以文会友,以菜相交,西湖岸边这一爿楼宇,在如波涛的历史上,在文化脉络延续里,飘荡蕴香如缕。

图片 4

这就是楼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