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集推荐录音稿–荔枝fm

那么我就来推荐一部电视剧吧。他的名字叫做信号。是由
导演: 金元锡
编剧: 金恩熙
主演: 李帝勋 / 赵震雄 / 金惠秀 完成的。

文/知津

虽然弹幕很多人吐槽各角色的长相,还有很多各式各样看了让人生气的话,这时候我只想说关弹幕吧,有时候看弹幕真让人生气,其实我开弹幕主要是想看看有谁跟我想的一样,但是瞟到剧透和脑残弹幕的概况还是比较大,后来我就关了。

图片 1

再来说一下主角们的颜值,虽然乍看之下颜值都没那么惊艳,对比韩国偶像剧,但是慢慢的我就觉得都挺耐看的。好了,该说剧情了。
 
本剧一共十五集,每集有一个多小时。现在看到的一共有六个案件。主线是两个男主通过一个无线电手机不断的进行穿越的故事。额,不是人穿越,是信息的穿越。
对的,两个男主,因为时间这个维度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尽管《太阳的后裔》在话题性和热门度上轻松碾压《信号》,但后者仍然以压倒性好评吸引了足够的注意。“烧脑”是官宣主打的标签(我们第一次被集体烧脑,当数《星际穿越》上映时)。网友称因此剧而对一直以来“绝症车祸”“烂俗狗血”的韩剧刻板印象有所改观。在这个集体被“烧脑”的时代,我真的很想知道,我们脑子的熔点到底有多低?

两个人通过这个无线电机在不断的交流:
一开始是
朴海英给李材韩提供了一点情报。
然后熟了一点就聊起来了
李材韩:啊,我是李材韩刑警,我抓住了1989年京畿道连环杀人案的嫌犯。多亏了朴海英老弟你给我提供的情报呀,我可能要升官了,哈哈哈。。。
朴海英:你唬谁呢,京畿道连环杀人案还没破呢。我上次跟你说的都是我的推理,推理老厉害了。哈哈哈。但是我这都2015年了。你是谁,你在哪,你要干啥?
在问完哲学的三个终极问题之后。信号断了。

《信号》讲述了两个处于不同年代的警察因为一部对讲机建立起了穿越时空的联系。通过他们对未结案件的交流、沟通、侦查,最终破案的故事。影片中涉及的金允贞诱拐案(原型取自1997年全贤珠案)、京畿南连环杀人案(原型取自华城连环杀人案)、红院洞连环杀人案(原型取自新亭洞连环杀人案+柳永哲连环杀人案)等等均是取自真实发生的案件。这些案件的侦破也最终道出了仁川事件的真相。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俩是CP,因为他们有煲无线电粥的固定时间—夜里11点23。我一看就知道,这个时间不简单。谁知道我只才对了一半。这里面有两对CP,但是只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你们不要多想,真的。

《信号》可圈可点的地方不少:小人物对体制的反抗;细节的注重(最后也没敢送出去的电影票的梗);对历史事件的重视等等等等,但作为一部推理剧,它自身却漏洞百出。

其实他们是在不同的时间维度里,最后汇集到了一点。不是凌晨一点的那个一点。

图片 2

说完这个我们继续说煲无线电粥的事儿。破了一个案之后他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李材韩:朴海英警卫吗?
朴海英:是我,我是朴海英。
李材韩:真的是你吗?这六年你都死哪儿去了?
朴海英:六年吗?你那里已经是1995年了吗?
李材韩:那你呢?哪一年?
朴海英:开心,我这里还是2015年啊,有十几天没有你的信号了呢?宝宝心里有点苦。但是宝宝不说。
李材韩:不想说别说,赶紧的,我这里有个案子,你帮我找找线索。
朴海英:你知道吧,你说的那个案子,其实你们没破,后来又杀人了,到现在还没抓着。
李材韩:那你还不快点帮我找线索,我抓住了,后面的人就不用死了。而且我感觉我可能要升官了。

一、穿越题材难以修补的bug

然鹅,我们李材韩刑警没有升官,他们的对话也没这么基情。

电视剧最后李材韩的一段自白,告知我们无线电对讲机对话的开始是在善日精神病院李材韩发现徐亨俊尸体的那一天。李材韩前往善日精神病院的原因是朴海英在对讲机这头告诫他“千万不要去善日精神病院”。如果那是穿越的开始,那么朴海英这句警告又是从何而来?穿越是《信号》的中心元素,可是在“过去改变了,未来也会改变”这一主旨影响下,故事难以自圆其说。

没升官是真的,虽然他是个侦查高手,但他是因为警察的尊严,也就是对生命的尊重导致触碰到了一些拥有权利者的既得利益,也就是这部剧的最终BOSS。

穿越的另一个bug在于时间。朴海英所处的2015年时间是稳定推进的,而李材韩所处的1989年时间推进却毫无规律。决定时间发展快慢的因素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所以我觉得这个无线电机可能是个病毒,让原本《权利的游戏》变成了《半泽直树》,有权利有背景的人也不能肆意横行,因为我们还有半泽直树“以牙还牙,加倍奉还”的信念和努力。让我想到了一首歌“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没关系
我还有我的喉咙”,只要心中有信念,多练技能,不要麦克风也可以飙高音,出天际。

在取自大盗赵世衡和圣水大桥坍塌事件的大盗案中,由于过去的改变,车秀贤得以死而复生。在现实改变之后,却只有朴海英一个人记得所有的事情。而在最后的仁川事件当中,因过去改变而复生的朴海英发现,车刑警也知道了现实的改变。这一变化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假设将这一切归结到对讲机上。因为车秀贤也通过对讲机和过去产生了联系。那么安治守呢?他也听过对讲机里李材韩的声音。这一切改变是不是他也察觉到了(剧里并没有告知安治守的结局)?

再说一句,虽然我们的阶级固化越来越严重。阶级是个提升生产力的好东西,但是越往后矛盾会越严重。幸好我们还有病毒。

二、朴海英的犯罪心理侧写师职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