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爱成了他的弱点

瑞克是这样一个毒舌傲慢不可一世的人,他总是拒绝承认自己对他人的爱,而每当他决定坦诚内心,接纳别人时,等待他的总是悲剧。
刚为了爱人拒绝返回地球,爱人便离开了他;第一次为朋友敞开心扉送出婚礼祝福,朋友就死在了他的眼前;离家二十年才和家人团聚,就不得不为了家人再次离开他们,把自己送进了星际监狱。
据说这是一个喜剧片,我却在最后看的痛哭流涕。
他是全宇宙最聪明的人,却同样无法使自己摆脱孤独的处境。或者可以这样说,正因为他是绝世天才,所以注定了能永恒陪伴他的只有孤独。
没有人能抓住他——除了他自己。而他最后终于将自己送入了监狱,因为他有了弱点,他所爱的那些人,正是他的弱点。
“What are you in for ?” “Everything.”

**《发条橙》是一部让人在黑暗中得到救赎的小说。 **

救赎不是成就一个人的过程。有几个落魄者能和“当幸福来敲门”的男主一样顶尖的企业工作?有几个囚犯能像“肖申克的救赎”的男主一样逃离黑暗的监狱?有几个人能像“死亡诗社”的孩子一样遇到心灵的船长?救赎,谈何容易?大多数的人只是平凡的生活,接受残酷的现实,百无聊赖的生活。救赎不是可歌可泣,轰轰烈烈,而是平静如水,耐人寻味。救赎是失败的人脸上不曾丧失的微笑,救赎是迷途的人继续前行的脚步,救赎是平庸的人一如既往对生活的热爱。救赎是让一个人了解社会,接受自己的过程。对于《发条橙》中的艾利克斯,从进入监狱开始,故事情节一波三折,高潮迭起,好似作者有意让艾利克斯接受黑暗的洗礼,在备受折磨和困苦之后,艾利克斯终于发现,“青春必须逝去,不过是动物习性的演绎而已。”“等我有了儿子,一旦他长大懂事,就要把这一切告诉他。但我知道他不会懂事的,压根不愿意去懂事”“那是一项新任务,是我要着手进行的,翻开新的篇章”。自我的觉醒是黑暗给于他的救赎。浪子回头,迷途知返,经历过放荡和迷途的人很少会再踏上相同的道路。比起用善心去救赎一个人,用黑暗救赎一个人更有说服力,而且这种救赎可以让人脱胎换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侠会飞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条橙》是一部以精神暴力治愈“施暴欲”的小说。

精神上的施暴总是悄无声息,有彻底摧毁人的威力。毛姆的一篇文章中讲述了这样的故事:一个穷小子爱上了一个富家小姐,为了她甚至不惜违背道德,触犯法律去盗窃,最终入狱。富家小姐极为感动,在他出狱后表示要嫁给他,但是他拒绝了,原因很简单,他已经丧失了爱的能力。他在寂寞的牢房里不断温习爱情,想念爱人,最终漫长的孤独磨平了所有爱和激情,精神暴力剥夺了他爱的能力——这里的精神暴力是漫长的寂寞和满足不了的爱欲。在《发条橙》中,渴望刺激的艾利克斯好似渴望爱情的穷小子,追求欲望的满足,甚至不惜以暴力的手段,通过犯罪的方式达成,经历了被朋友被批判,进入监狱,进行非人的“治疗”,被家人抛弃,出狱被迫害,自杀未遂……最终极度的痛苦磨平了艾利克斯的“施暴欲”,他感觉自己“被治愈”了。讽刺的是,艾利克斯或许既没有懂事,也没有长大,他只是被剥夺了犯罪的能力,就好像毛姆小说中被剥夺了爱的穷小子,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被精神暴力摧毁了施暴的能力——这里的精神暴力是意志的摧残和思想的践踏。青少年不懂事又冲动,他们去作奸犯科,去追求极度刺激,周而复始,如同巨人手中又脏又臭的甜橙。对于身体健硕,精神饱满,思想却肮脏不堪的青少年,他们可以在虚幻的世界里先尝尝这暴力带来的“痛苦”。《发条橙》是一剂疗效恰到好处的精神暴力良药,不可多得的治愈系小说。

图片 1

《发条橙》是一部幻想小说。一个生活在英国未来社会的问题少年,由于青春期躁动走上犯罪道路,后受到社会制裁,被剥夺自由意志。经过思考与改造,他重新融入社会,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上帝手中的一只发条橙,本书对青春迷失的写照在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导演库布里克改编的同名电影虽遭禁数十年,却早已在世界各地被奉为青春影片的经典。在现代小说史上,《发条橙》令人联想到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和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在阴郁的论调中充满青春肉感的色泽和汁液,俚语的活力和狂躁的动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