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层固化下的无知暴力

ep4,无限的自由只会激发无限的欲望和恶。人需要被管制,阶层的存在是有一定的意义的。大多数人所处的阶层,无法造成太大的恶,向上还有更高阶层的管控。

我们不可否认也必须面对的一件事情,就是阶层固化。之所以没用问题这个词,是因为这是人类社会的一种潜在逻辑,把它描述成为问题是一种过于傲慢的人文主义修饰。
小镇和夫妇,是不同的阶层。
我们讨论的家庭教育,人性善恶都是在一定阶层的大环境前提下而言的,在西方社会这一点尤为明显,就像富人区和贫民窟一目了然的分界,就连法治亦然。权贵阶层一直存在,富人阶层和平民会逐渐脱离,沉淀下去的贫民自成体系,向上一阶层跨越的门槛被设置的高不可攀,本阶层内很少有个能够或试图向上跃迁。
夫妇和小镇居民的思维方式和行事逻辑,都是自身所处阶层所决定的,并且和其它阶层不兼容。中产阶层的傲慢、自以为是和贫民阶层的野蛮、无序都是他们的环境基因里写入的深层代码,这里的恶不再是一种普遍的恶,而是我的行为方式你根本无法想象。
无知是相对的,大家都在自己的环境里活着,贫民窟认为混黑帮贩毒天经地义,中产者认为孩子就应该上大学,大家对于自身阶层以外的人的生存和协作模式一无所知,就像那个当了皇帝要用金饭碗讨饭的乞丐和用钱买断仇恨的富人。
如果夫妇二人明白他们和这里的根本且根深蒂固的不同,他们可能会死得好看些,或者选择去开发完善的旅游区浪。当然,在这里人不是不可交流的,只是需要一种阶层链单向妥协的交流模式的改变,否则,暴力会跳出来解决一切问题,而且单独进入他人环境的那一方会很惨。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个剧情,一个贫民窟的小混混来到一个中产社区冒险,他不懂规矩,并且持有武器,他习惯性行为导致居民的不满,他不为所动,最终因为一件小事被巡警击毙。
我们正走在阶层固化的路上,优质的教育资源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毕竟学区房的价格着实让人望而却步;各个行业的饱和度在升高;上升通道对于基层公职人员总会很狭窄;我想,我们是有必要思考一下,在可以遇见的将来,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会处在一个怎样的境地?我们是否希望改变?我们是法鲨和女主,还是小镇的人们,我们的孩子会不会喜欢雷朋眼镜。

ep5,宗教是如何诞生和洗脑的,当出现人的思维无法想象的事物时,传统的思维框架被崩塌,需要用一些虚无缥缈的概念去定义,就变成了宗教。同时,人会把各种可能产生关联的因素依靠想象关联到一起,组成了宗教的内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ai的指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