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电影还是要性。

有好久没看片了吧,现在但凡有点时间,都更愿意爬到床上睡会儿。
而不似从前,觉得睡眠是人生之中最其次的部分,为的迁就它,舍却了多少大好的时光。
唉,年少气盛啊,现在纵使有这份想法,也没这份心力了。
所以片子只管下载,却鲜少时间去观摩,与买书是一个道理,就着一时的兴趣把书买回来,然后时间溜走,兴趣淡去,束之高阁。
但是这许久不看片,就好像长久未进食一样会觉得饿,脑海如肠胃那般空空荡荡,缺的厉害。
所以凑着刚下载的劲头,把这一部《春风沉醉的夜晚》看完。

《断背山》大热以后出来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片名是郁达夫的文章名,对郁达夫无感,便奠定了对此片缺乏深入了解的可能性。
可是谁又敢断言,自己对某一部片的认识深之又深,不可超越。
认识是个多面性的议题,你能理解成花团锦簇繁荣昌盛,我就能理解成草木凋敝低落衰败,或者迂回于表面,或者潜入到内心,所以认识没有权威答案。
体会不到深意,也能看到每个人的痛苦,全片鲜有亮色,阴霾密布城市上空,覆在每个人脸上。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是南京?
这个城市的市相,未加删减便全副呈上,这不是全知的视角,而是某位过路的人,不经意的一眼。

《春风沉醉的晚上》就是娄烨的断臂山吧。他更坚决的抛却商业和票房,走向小众、文艺和自由创作。我一直认为,同志电影是电影的最后一片阵地,因为一部同志片,不过你拍成什么样,除非是对GAY的讽刺和侮辱,他们这群人总会是最后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然而《春风》还没有沦落到要诸“同志”勉强死命力挺的地步。

虽然不喜欢陈思成,但是在其他人都有郁结在心的前半部分,简简单单的他看起来单纯利落,突然有了看头。
在房间阳台上一段忘情的单人恰恰,虽没有《阿飞正传》里张国荣那样的绰约风姿,也算可圈可点。
还说了一句话,很厉害;背景是他与李静XX完毕躺在床上。
他问,“你知道我几岁吗?”李静答,“二十……七?”“不对,十七。”
李静表示不可能,然后陈思成说,“我上半身二十七,而下半身,只有十七岁。”
厉害到汗啊!
喜欢李静,当然,与以上情节无关,我喜欢她安静隐忍,却懂得适时离开。

李安大叔拍了两部同志电影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柜。我也不相信一个没有同志倾向的纯直人会对同志题材感兴趣。我听到一个理论,说人的性取向(限男人)就好像酸碱的PH值一样,每个人都居于某个段位,接近纯直的占绝大多数,而纯GAY在人最少的那一面,所以才会有陈思成演的这个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抉择辗转的人。陈思成是真的土,我相信如果没有王宝强,当初他也可以演好许三多,正因为他的土,才显得那么单纯。他不知道同志圈子里的复杂和纠葛,只是凭着自己的感情和欲望,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理智行事。陈思成在电影里是幸运的,因为至少他还可以选择,他可以和秦昊一起修好轮胎,然后去一个地方逍遥一阵子,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他也可以去找那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女孩,过点清淡正常的小日子。人总是害怕选择,可有选择总归是好的。

同性之爱,不该如此随意与低沉,仿佛每个人都有被引诱成同志的潜质,每个人一爱上同志都会非常郁闷。
喜欢是非常个人而欢欣的事,可以不必如此复杂。
好吧,上一句,犯了小清新的错误,任何情感都无法剥离现实独立存在。
所以生活,才这么苦逼吧!

不知道娄烨的PH值是多少,还是仅仅是为了文艺,但这片子的幕后少不了有圈子里的人参与。因为至少在这部分人的生存状态上拿捏的还是准确的,还很有代表性,这个故事每天都在中国地下、地上上演。秦昊的角色了解这个圈子里的那点事儿,他知道他可以用力的爱,用力的做爱,但很多事情都不能当真,或许他当年也经历过吴伟那样的痛苦的境遇,可是他存活了下来。但吴伟没有,他是自己的牺牲品,死了就是死了,没有给这世界留下任何东西,人大常委会不会以为这个就立法让你们结婚,那些老太太也不会因为这个就不想要孙子。秦昊爱吴伟,他也爱陈思成,他是片子里最理智的角色,他可以帮助吴伟在家庭之间周旋,陈思成粘着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放任着感情,因为他不希望任何人受到伤害。可这种事,终究是有人要被伤害。得知吴伟死讯,这位易装皇后在后巷痛哭,背景音乐是曾经疯狂流行的那首胡杨林的《香水有毒》:“你要的爱太完美,我永远都学不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