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失忆,也会对你产生反应

香港电影的巅峰,一大排明星出演,看得太过瘾了,剧情紧凑悬疑重重又不抽象。不过老大的演技真的是没有伟仔来的有天赋,不知道为什么那唏嘘的胡渣子总给人一种活生生的混子+警察的感觉,但是老大给人的感觉仅仅是一个心机无双的差老。。。。。。话说曾志伟吃东西真是香啊,绝了,最喜欢看他吃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无间道这么优质的港片。

“主营?抢劫?难不成我们是劫富济贫的那种吗?”我使劲地回想着,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样啊,看来我们果然是坏人啊!”我大致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虽然有些突然,但是也没什么惊讶的。

“老大,我们的主营业务是抢劫。”顶天将头凑过来,用手捂着嘴跟我说,生怕被人听到。

“你刚才说主营抢劫,这么说我们还有副业了?”我迫切知道过去的一切。

从医院出来之后,感觉整个人都重获新生了。

04

一觉睡到天亮,顶天还趴着,立地倒是不见了。墙上挂着一个圆形时钟,指在八点二十分的位置。

这个点,也许立地是出去买早餐了吧,毕竟他那个样子,算是个心细的人。我的头还是有些疼,摇摇晃晃走进卫生间,一阵眩晕。

洗手池里堆放着立地昨天换洗下来的衣物,我稍微翻了下,其实也不脏啊。可能立地有些小洁癖吧,毕竟自己跟他也不熟,不知道也正常。

就在我翻动衣物的时候,一张折叠的纸条从浅蓝色牛仔裤里掉落。看样子是类似证明的东西吧,还盖着章。那一刻我有一些犹豫,突然掉出这么个东西,我该不该偷偷看一眼呢?毕竟我是老大,老大看小弟的东西应该不算大事情吧?于是我打开了那张纸。

纸张顶端用黑体加粗的字号写着标题《精神催眠协议书》,下面写了一个名叫正远的人与一家叫做行为心理研究院的相关契约条款。

为什么立地的口袋里会有这种东西?还有这个叫做正远的人究竟是谁?会是立地的真名吗?还是我的名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是吗?脑子里开始闪动着黑白碎块,又是一阵眩晕。

就在这时候,立地拿着包子和豆浆回来了。我拿着纸站在他的面前,高度关注着他神情的变化,我觉得他应该会慌张。然而立地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流露出该有的慌张。

“老大起这么早啊,看来失忆之后,整个人作息都变好了。”立地将早餐放在桌子上。

“这个是什么,为什么你的裤子口袋里会有这种东西?”我将纸拍在桌子上。

“精神催眠协议书?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可能是之前被抢劫的那些人的吧,那裤子也是他们的,我就看着好看,就让他也给脱了。说到这就好笑,他还以为我要对他干嘛一样,都吓哭了。”立地将纸又放下了,坐在沙发上喝起了豆浆。

“真是这样啊?你倒是不挑啊,别人穿过了你也要。”拿了个包子,我也不知道他的话该不该信,先吃再说吧。

“做咱们这行的,还挑什么啊老大,看上就拿走,管他呢。”

“我都忘记问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叫什么。”我也走到沙发前,找了块空位坐下。

“我也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当初你说做我们这行的,留真名不安全,就只是让我们叫你老大。我和顶天的名字也是临时取的,一切都要谨慎,是你说的。”

“这样啊,看来我真是个严谨的人,哈哈哈。”

从别人口中知道关于自己的情况,让我莫名地想笑。

“你们怎么吃上了也不叫我!”顶天从床上跳起来,带着浓浓的起床气,眼睛还眯着。

“给你留着呢,快来吃吧。吃完咱们去蹲点,今晚可以先干一票了。”立地扶了扶镜框,感觉这眼镜让他很难受。

“今天就干啊?哇喔,我已经等不及了。”顶天一跃下床,地动山摇。

今晚就要去抢劫了吗?我做好准备了吗?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催眠单真是巧合吗?

“副业啊,当然是…嘿嘿嘿。”顶天那个笑容逐渐变得猥琐。

“你们倒是他娘地说啊!我们是干啥的!”看着他俩,我真是莫名着急。

01

“这么说,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啊?绑匪还是小偷?”

“想啥呢老大,咱们就是正经抢劫,不带私心的那种。”顶天在肥肉横生的脸上挤出一个憨笑。

走在我右边的这个胖子就是顶天了,估计是觉得自己的体型都快顶着天了,才取这么个名字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