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电影也可以只是一种情绪。撞球间的绿色的墙面,绿色的拉门在清晨拉开一天的日光,秀美绿色的衣裙,清脆的信纸展开的声响,女孩子看信时的轻微的鼻息。好像这些比情节更重要。青春梦里那条昏暗走廊,抱着日光灯看照片,比那个男人和女人的偷欢更重要。

昨天一个人又看了一次侯孝贤导演的《最好的时光》。之前有介绍过这个电影,主要是那首柔肠百转的《Rain
and Tears》。我现在再看一次,忽然觉得是,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尽管风评一般,这仍是我近两年最喜欢的片子。它的架构和目的太像我一直在想的一个东西,但是它竟做得看似那么不用力,做得那么有余地。阿兵哥回到撞球间,发现喜欢的女孩不见了,他坐下来,靠着墙,画面所有的空间都给了他,他在里面沉默。阿兵哥终于找到了秀美,两个人在嘈杂的空间里站着笑,老长老长的时间,他们不动,周围的人动,他们就在那里站着笑。

我觉得你要是能够静下心来看,最好是一个人,在下雨的午后,或者晨昏,你都会喜欢。因为人伴随着记忆生活。侯孝贤说,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们心中萦绕不去。“譬如年轻时候我爱敲杆,撞球间里老放着歌《Smoke
gets in yours
eyes》。如今我已近六十岁,这些东西在那里太久,变成像是我欠的,必须偿还,于是我只有把它们拍出来。我称它们是最好的时光。”

还有那个不敢再看的自由梦,整个悠长缓慢的气息,就是为了最后郁积起来,说出那一句,那我的终生呢,你可曾想过?却仍然只是认命的幽怨。爱,怨,迷惘,都是一股淡淡的气息,不会喊,不会争斗,甚至不会说。但又是绵长的,变成弥漫不散的情绪,冲淡了情节,使一部电影,变成了一支老歌一样的东西,可以回旋往复,可以颠倒,可以破碎。

侯孝贤说,其中蕴含的意义并不是说这些时光最美好,而是这些时光已经永远失去了,只能用怀念来招回,所以它是最美好的。

侯孝贤说,好的电影,除了它本身的意义之外,应该是让你通过它,更加明确自己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它也是一扇门,如果你有了打开这扇门的钥匙,会发现了另一片天空,另一个世界。你去了解再决定,接受还是拒绝,很简单的事情。

《最好的时光》英文名There
Time,舒琪、张震主演。1911年,自由梦;1966年,恋爱梦;2005年,青春梦。自20世纪初起跨越了将近100年,在台湾3个最具代表性的时代里,一窥3种截然不同却同样感人的爱情观。发生地点更自当年繁华极盛的大稻埕,穿越过基隆、台中、云林、嘉义、台南和高雄,最后结束在现今的台北。不同款的时代里,有着不同款的爱情,却同样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