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皇帝》八十四回 乔引娣冷面对君主 雍正帝抑怒说乱臣

天涯上的帖子,也是转载的,故不知原作者。看完剧对这段若有若无的感情很有感触,发来给有兴趣的朋友们看看,顺便把相关集数标出。

《雍正皇帝》八十四回 乔引娣冷面对君主 雍正帝抑怒说乱臣2018-07-16
17:03雍正皇帝点击量:177

34集40分
他们第一次见面,若我记得没错,大概是在太后的丧礼之后?四爷在那时候或许已经对乔引娣种下情根,而乔引娣呢或许对四爷半点印象都没有。那时候四爷有点生气地坐在椅子上,乔引娣来奉茶,四爷无意间看了她一眼,接着便忍不住要看第二眼,我估计可能有两个原因吧?第一,四爷是皇上,乔引娣在向他奉茶却漫不经心,心思全然不在皇帝身上,反而在四处张望,这不仅触犯了皇上的尊严与威严,也坏了礼节。第二,或许乔引娣正是四爷心中的梦中情人类型,故四爷忍不住被吸引了,但是,乔引娣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这或许让四爷的自尊心受到了挑战,于是他故意干咳了一声以示警惕。四爷对乔引娣的第二眼含有爱慕但肯定也是含有责备的。不过可以肯定,他已动情,为后来他将乔引娣收到自己身边埋下了伏笔。让观众会想到他们肯定有故事发生。
  36集22分
  结果后来,四爷真的将乔引娣弄到了身边,那一见面,乔引娣对四爷的态度再也不是毫不在意,而是变为仇恨了,相信老十四和她在一起时少不了给她灌输四爷坏话,她心中的四爷的形象固然好不到哪里去,而如今,拆散她和她心爱的十四爷的人正是十四爷憎恨的人,她会更加恨四爷。当时,她憎恨万分地瞪着四爷,嚷着要死,其实我觉得她并不是真的要死,她只不过是想要给四爷难堪,真正要死的人不会嚷着要死,往往都是一声不吭地便死了的,她冲着四爷喊她要死,显然是在示威,另外,她认为四爷抢她来是因为四爷看中了她,甚至会要了她,因此她的要死也是在表明她的态度,她就算死也不会做他的情人。而且她还明说了是愿意为老十四死的,仿佛在意味就算雍正得了她的人也得不了她的心,态度坚硬,此刻雍正被激怒了,反而用老十四威胁她不准死,还要让她当宫女去。当宫女的结果大大地出乎乔引娣的意料,而此时四爷冷冷的表情冷冷的态度似乎说明着他要的并不是女色,所以她当时的表情茫然了,她开始揣测雍正将她留在身边的用意,也就是说,她对四爷有了好奇。两人的战争从此刻拉开序幕,四爷漫长的征战开始了。四爷的第一战打得不错。
皇家赌场网址hj3737,36集25分  
  接着四爷安排了山西人秦顺儿到乔引娣身边伺候她。乔引娣以绝食来示威,但我相信她不会饿死的,由始至终,我都认为乔引娣并不想真死,因为她心里头是放不下老十四,放不下对他的感情,也放不下他对她的感情。只是此时的她离开了老十四,心里难受得很,因此毫无食欲而已,在她吃下第一口,泪水涟涟,可见她对老十四想念已深。
  
  后来她答应到养心殿去当值,她的态度似乎有所变化,至于她为何会答应,我觉得可能有以下原因:第一,如果她继续僵持下去,或许四爷会对老十四留难,第二她要到雍正身边看着他的起居饮食,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昏庸无度的皇帝,然后有一天出去了好大肆宣扬。第三,到雍正身边,或许有一天然后雍正召见老十四或许就能见到她的十四爷了。第五,要是四爷对老十四不利,作出了迫害,那么她在他身边就能找机会报仇,而最后一个,可能是源于她对四爷的好奇,但这个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一个重要原因。
36集36分  
  而在养心殿,她来当值的第一晚,她无声无息地站在门口,四爷见到她时,并没有搭理她,这或许又出了她意外,到此时,她对四爷仍是警觉的,她还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爱上了她的色。然而当她到了四爷身边之后,本来抱着什么都不理什么都不管的她却身不由己地留意起四爷来了。还记得四爷骂张廷玉巧言令色时的震怒,接着一个堂堂的宰相哭了起来,皇帝亲自拿了手绢给他擦眼泪,这一切对于乔引娣来说都太出奇了。或许,她开始渐渐发现雍正和她的十四爷所说的不同,她的心里出现了矛盾,但是,她此时依然还是会还是愿意相信她的十四爷,十四爷此时此刻对她来说仍然是她的全部。不过,到后来,当事实渐渐清晰了,她不得不相信四爷是一个勤勉的好皇帝而非老十四口中荒淫无度昏庸无能的皇帝时,那么老十四在她心中无可取代的地位则会有所动摇了,是与非永远都是对立,而她的十四爷此刻却是处在了非的位置,她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她心里,我猜一定会很痛苦,一个她爱的人为了自己的仇恨用谎言去中伤他人,这与老十四一向在她的心中的形象是不符合,碰击过后便是裂痕了。
  
  从恨一个人到爱一个人,乔引娣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内心经历过的挣扎或许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她认同雍正,则是表明她背叛了老十四的意愿,但是她若然继续盲信老十四,坚持自己对他的支持,那么她背叛的就是事实与良心,或许从这个时候她已经开始有点心不由己了。她的态度在一点点地软化。
  
  一开始,乔引娣是不肯为四爷装茶的,太监李德全看见了当然骂她,四爷挺身出来为她解难,有皇帝为她撑腰,我想她多少有点受宠若惊了,但是这个皇帝由始至终都没有对她多说一句话,不理不睬的,也让她多少失了自尊,毕竟她怀疑过皇帝看中了她,而乔引娣是一个挺有傲气的人,女人的虚荣心此时此刻多多少少都应该在作祟,因此,四爷不急,她反倒开始有点急了。
37集12分  
  而乔引娣的想家情结也让她对四爷有所改观,乔引娣是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乡离开了自己的亲人,而且这一离开就没有回去过,而四爷的太监也是山西人,乔引娣喜欢听到自己家乡的小曲,偏偏四爷用秦顺儿所唱山西的小曲为堂堂状元成全了姻缘,我想至此,乔引娣难免会有了知音之情。后来四爷务农回来,脚让冻伤了,这一幕,相信是她对四爷态度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她的十四爷绝对不会做四爷今天做的事情,而且,四爷的身份比她的十四爷的身份尊贵,四爷能够以务农为荣,而她的十四爷肯定不会这样想这样认为,而她也是农民出身,知己之情难免产生了。她之所以会说出那句关心的话,说什么冻伤要用温水,我想是出于感动,而因为感动她也会生出怜惜,一旦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了怜惜之情,爱情很容易就要来了。
 37集39分50
  至考生罢考,四爷忽然问是什么时辰了,接着看了乔引娣一眼,四爷多希望她能回答,但是乔引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理四爷,或许此刻她仍然不肯低头。至后来,她不小心弄翻了茶盏,烫着了四爷,她的心中会有内疚会有惊怕,毕竟她烫伤的是皇上,但是,很意外地,一向对她冷淡的四爷没有责罚她,反而问她伤着了没有,这一次,又出乎了她的意外,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让她开始无所适从了,记得她当时慌乱地要替四爷擦手~
  
  四爷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在他身边呆着的乔引娣想必见识过了,他的勤勉他的刚毅他的才智想必乔引娣也见识过了,这样肯定会为他在乔引娣心中加分。四爷用他的政治魅力去征服乔引娣,也是一个很高的手段,女人多会爱这样的男人。而他将她与老十四分隔两处,他再乘虚而入也是一个很阴险的做法。
38集18分撕奏折
19分10秒  
  还记得修补奏折那一段吧?乔引娣主动地走过去说“皇上我来吧。”然后心灵手巧,很快将奏折修补好了,四爷一高兴便忘了形要夸她,不过,这样一来反而引起了乔引娣的警觉,她的表情很快沉静了下去,低下了头。不再理他。于是聪明的四爷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乱了方寸,他马上转了个态度,让她去端茶水,乔引娣犹豫了一下,就接过了。后来,他写了个字问她是什么意思,结果乔引娣的警惕之心再次松懈了,反而一急之下质问四爷将老十四爷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那实在太残忍,四爷心中此时肯定酸溜溜得不得了,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想回到他身边去?”不过,乔引娣此时的表情不是惊喜,而是惊惶,两只眼睛愣愣地看着四爷,眼睛也有点湿湿的。显然地,她想离开,但是却又已经身不由己地有点害怕离开了。为什么会这样,恐怕她自己还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39集8分  
  而到四爷在处置陆生楠等人的时候,大家还记得不记得,乔引娣和秦顺儿躲在门后偷看四爷!这样的举动,乔引娣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有的!她开始关注四爷了,与此同时,她也开始在淡忘她十四爷的,另一个男人已经悄悄地走进她的心里面。四爷在愤怒的大笑的时候,乔引娣瞪得大大的眼睛里有点什么?担心与不解。39集18分然后李绂午后处斩,四爷坐在那一动不动的,乔引娣紧张兮兮地看看四爷又看看三爷,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四爷跑到内屋去了,乔引娣居然跟着过去,打开门偷偷看看他在干什么。然后到三刻时候,又跑去对四爷说皇上三刻了,然后又跑过去说炮没响,紧张得不得了,炮没响炮没响地高兴地喊着,她已经溶入了四爷的生活之中了,然而她刚开始时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并没有改变,因为,这件事情关乎四爷了,与她已经脱不了关系了。若然杀了李绂四爷会难过,李绂没有被杀,那么四爷则会好受一点,四爷的难过与好过已经让她不能不在乎了。电视剧一步一步地利用细致地方在表现着乔引娣感情的变化。
 39集30分
还有醉酒那一场,四爷喝得咳了起来,乔引娣见他如此辛苦,忍不住关切地喊了一声皇上,眼睛里还带着了泪光。然后,四爷叫秦顺儿倒酒,秦顺儿没办法向前要去倒酒,结果,乔引娣不满地瞪了秦顺儿一眼。她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在耍性子要喝酒,眼神里有点怜惜,有点无奈,于是她上前去为他倒了碗酒,四爷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意外与迷惑,而乔引娣后来替他喝了那碗酒,四爷的神情有点欣慰也有点理所当然。另外有一点,要特别地说一下,唐爷这里处理得挺好,就是,刘墨林说不能接受升官,四爷的神情当时很意外很不解,后来听了刘墨林说了原因之后,他的神色一阵悲凉,眼睛渐渐红了,他连忙将脸别了过去,还装作打了哈欠以他掩饰的是他眼中的泪水,他那么好强,不愿意在臣子面前落泪。这个细致的动作真是处理得挺好,唐爷果然是唐爷。然后四爷感激乔引娣为他喝了那碗酒,乔引娣似乎有点生气了,说那么多人为四爷出生入死你不感激却感激我,似乎意思是你这样感激我不显得生份了吗?!然后四爷解释给她听,她听了原因之后眼睛里有了一丝感动,更多了一丝怜惜,或许她忽然间察觉了四爷的孤独无援。而当四爷说她帮他是无所求的时候,大家不知道察觉没有,她的眼睛里还有一丝尴尬与失措,或许四爷这样说,说中了她的心事。之后四爷问起她到这里有多长时间了,她含糊地说大概六百多天,四爷很清楚地告诉她是六百四十一天。乔引娣一阵吃惊,惊愕地望着四爷,她想不到四爷竟记得这样清楚,而她此时的心里或许更多了一丝感叹,不知不觉间她在他身边竟有六百多天了。我敢肯定就是从这天起,乔引娣也开始数着她到他身边的日子了,否则,到最后她不能够清楚告诉四爷她到他身边有多少天了。她开始默默地记着天数,或许是她害怕,有一天他要是再这样问起她,她还答不上来,怕是会伤了他的心,而他能够为她做到的这些,她也能够为他做到。当然,到了最后,她会记着这些天数,也是因为她在他身边的每一天开始显得珍贵起来。好,先不说这个,再说醉酒。四爷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留在身边吗的时候,乔引娣紧张地低了口吸了口气平伏了自己一下才说不知道,她怕从他口中说出些动情的说话,说什么我爱你什么的,那么就破坏了她刚为他建立起的形象,结果四爷只是说让她为她说几句公道话才让将她留在身边。接着四爷猛地握住了她的手,她吓了一跳,嘴里说着不要这样,但她却没有抽手,我想她应该不是不敢而是她不愿意,倒不是她想给四爷握着,而是她怕抽手会伤了四爷的心,所以她不愿意抽手,却还不肯接受与他有亲密的举动。后来她发现四爷发烧了,急忙叫人,再要扶着四爷去休息,想不到的是四爷一把推开了她。四爷这一推,倒伤了她的心,她望着四爷的背影哭了。四爷为何要推她?我想了一下,我想到了几个原因,一个是在方才四爷示了弱,在她面前流露了自己软弱的一面,多少有点尴尬,当她要来扶他的时候,他要讨回个面子。二是因为,因为他方才握着她的手,她显得不愿意,伤了四爷的自尊心,所以,当她要来扶四爷的时候四爷负气一把推开她。三是,他正在感伤,正在与她分享他的情绪他的思想,但是她却很快地打乱了这个局面,将其他叫了进来,他有点生气了,所以赌气地推开她。四是,她对他表现出关心,说明她已经在乎他,而他为了更加进一步得到她的心,他用了欲擒故纵这一招,他越是显得对她的关心不屑一顾她就会越紧张他,看吧,四爷料得没错,乔引娣在这之后,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的怜惜却又不乏委屈地红了眼睛。
  40集3分
  好了,到了第二天,弘昼与弘时要四爷吃药,四爷不肯,还发脾气地要人把药拿走,正当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乔引娣走了过来,语气有点自豪地说:“三爷让我来吧。”呵,小妮子似乎已经知道只有她才可以哄得住四爷,难怪她的语气里有点自豪。这个时候,四爷看了她一眼,那种眼神很奇怪,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意味,大概就是那种患了妻管炎却又很爱妻子的丈夫不听话不愿意做某件事情然后妻子来要他必须做这件事情一样吧?再大概就是有点无辜与无奈?乔引娣把药端给他,可是就要递过去的时候,看了看他,大概被他的无辜神情所打动,她把药收了回去,反倒自己先喝了一口,再递给四爷,药很苦,乔引娣此举颇有要和四爷共甘苦的意味,另外或许她已察觉四爷是喜欢她的。果然,四爷愣愣地接了过去,皱眉看了看黑黑的药水,似乎有点很不想喝却被逼着又不得不喝,像一个孩子一样地苦恼着,后来,他把药喝了,但是喝之前却又有点尴尬地偷偷看了儿子们一眼。看着他把药喝了下去之后,乔引娣终于欣慰地笑了,这个笑容,不仅表明了她对四爷的关爱,还有表明了她的得意与欢喜,四爷肯听她的话。四爷喝完药后,乔引娣给他端簌口的水,四爷先是一怔,皱眉,或许他以为还要喝药呢,那眼神颇有不耐烦却不敢发作的意味,之后一看不是药,才松了口气。簌完口,他要站起身来,乔引娣连忙扶住了他,深怕他会跌倒似的,关爱之情此时已尽现。若在早前,四爷要起身,乔引娣不踹他已经算好了,还会扶么?!其实喝药这一场也是很有趣的。
40集23分  
  八爷逼宫前,四爷熬了一个晚上的通宵,制定了章程。乔引娣端来水让四爷洗脸,并要四爷赶紧休息一下,四爷后来说饿了要吃点东西,乔引娣很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她问四爷是不是真的饿了,这个问题问得四爷呆住了,不解地看着他,乔引娣这样问仿佛他是神仙不会饿似的。不知道大家是否留意,乔引娣问四爷是不是真的饿的时候,那神情有点惊喜,或许四爷一直来吃的东西不多,也少有主动要吃的,就如同一个孩子患了厌食症,有一天忽然问母亲要东西吃,母亲当然是惊喜了。之后乔引娣用心做了一碗面片,给四爷吃。四爷闻了闻,惊叹很香,很有食欲的样子,乔引娣此时倒呆住了,她看着四爷,眼神不乏怜惜,定定地看着四爷吃得津津有味(弄得我也有点饿了)。后来四爷问是谁做的,乔引娣答他是她做的,四爷的神情先了一惊再是一喜,禁不住问她如何知道他喜欢吃这个东西,乔引娣便说是四爷自己说喜欢吃的。乔引娣把四爷说过的话记在了心里,这意味着什么?会把一个人的话记在心里,必然是在乎这个人。而且四爷饿了,她不但给他找吃,还亲自做他爱吃的,这是情人才会有的关爱。至此,已经表明乔引娣已经被四爷征服了。四爷说难为她还记着,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不记着才是难为她了。然后乔引娣还说了面片的故事,证明她的这碗面片的珍贵,岂料四爷却说他的这个病病得值得,乔引娣一听急了,冲口而出说皇上你不能病,还说什么百姓不能没有你大清不能没有你,说着说着便低头了,她害羞了,有情才有羞,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再补了一句皇上你千万不能病,然而谁都看得出,她这样说,她根本不希望他生病。一番话说得四爷感动了,像是被曲解了的人忽然被理解了一般,终于得到了认同,他含着渴望,看着乔引娣,乔引娣只看了他一眼,便连忙低了头,四爷渐渐向她走近,可以看得出乔引娣很紧张也有点害怕,她一直在看着四爷的鞋子,以观察他的行动,她不敢看四爷的脸,或许她怕自己会冲动更怕会惹起四爷的冲动,但是四爷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一个转弯向门外走去了,乔引娣大大地松了口气,一颗悬了起来的心也放了下来,或许她刚才害怕四爷会走过来一把抱着她然后发生了一些她还没有心理准备的事情,而她所以会害怕,是因为万一发生这些她还没有心理准备的事情,她不知道该如何反抗,该不该反抗,她在犹豫,她有矛盾。但是,她害怕发生并不能说明她不愿意发生,因为在四爷走近她时,她没有半点退缩!而是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四爷走开后,她的神情是那样的复杂,连连吸了几口气,看来她也是心潮起伏不定。不过我想,她多少有点欣慰的,因为四爷是君子,四爷的这一个走开,更让她偏向四爷多一点了。之后,她转身偷偷看了四爷一眼,不过眼神有点空洞,或许此刻的她已经来不及再多想了。后来四爷提出要她陪他去散步,说的时候,四爷自信地抚抚了自己的额头,她答应了,四爷伸出手,她只是羞答答地将手放在了四爷的手肘上,而四爷则轻轻地将手移到她的手那儿,再轻轻地握着,然后由轻变紧,这个过程她一点也没有退缩,再也不像上次四爷醉酒的时候还含有着反抗,她已经完全接受了四爷。之后四爷的神情是满足的,将她的手贴近自己的身体,含着笑意拉着她去散步去了。乔引娣则一直羞涩地低着头,时不时地偷看四爷一眼,看来她还是有点不太适应。不过,她这一下又一下的偷看,倒可以看出她已经很喜欢四爷了。不然,才懒得看他。
42集8分  
  再有就是十三死的时候,乔引娣在烧纸钱,忽然一阵风吹过来,乔引娣吓了一跳,她一躲就躲到了四爷的身后,这说明她依赖四爷,信任四爷,在她害怕的时候她很自然地会想到四爷,因为她相信四爷有能力保护她,而她也很乐意接受四爷的保护。此时,四爷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并安慰她不要怕,大家请留意哦,此时,乔引娣的脸轻轻地靠了靠四爷的肩膀,相依之情尽显。另外,更说明了一个问题,乔引娣已经因四爷悲伤而悲伤,因四爷的快乐而快乐了,乔引娣之所以会觉得害怕,是因为她不了解十三,也跟十三少有接触,因此按照这样的话,十三的死根本引不起她的伤心,不过,她还是表现出了伤心难过,因为什么?因为四爷显得是那样的难过。
  
  四爷想起了十三爷,觉得是八爷逼死的,于是很生气地骂八爷他们,于是乔引娣劝四爷不要对八爷他们太严厉,而四爷的神情由愤怒变为不耐烦,再由不耐烦变为难过,再由难过变回到愤怒,他酸溜溜地问乔引娣是不是还在想着允题,而此时,乔引娣的眼睛一红,有点焦急了,她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毕竟这样处境太让她尴尬,结果四爷伤心绝望地要赶她走,要她回去允题那,但是四爷说出这句话,完全是赌气,乔引娣马上哭了,可见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是多么令她难过,但是她没有马上走,她给了四爷一个回头的机会,可见她对四爷是如何的依恋,她已经不想再回到老十四那了。她靠近了四爷,气急地喊着皇上,希望四爷会收回刚才的话,结果四爷居然还是喊了一声叫她走,她愣住了,可是还是没有马上走,她看着四爷,还在给他机会,等了一会,见四爷也还是不理她,心中也渐渐积聚了一股傲气,于是她负气地说走就走,然后哭着跑开了,也算是为自己挽回一丝的尊严。四爷见她跑开了,却是毫无表情,自己迈开步子走了几步,却忽然像是失去了支撑似的弯下了腰,看来他刚才也是强撑得厉害。他是好强的人,而乔引娣也是好强的人,两人第一次有了冲突。
  43集22分
  四爷在乔引娣走后表现得很暴怒,一个宫女打翻了茶盏,他一拍台要打她二十扳子,还很生气地赶走了伺候他的太监宫女,自己一个留在那生闷气,看着乱糟糟的桌面,他已经无心再批折子,又是孤单又是恼怒的憋在了那里。忽然间,他发现乔引娣回来了,他那一瞬间的表情的错愕的,他以为她已经回到老十四身边,没想到她会回来,因为他仍然不能肯定她的感情。而在他赶她走的那天,他问她是不是还想着允题,乔引娣没有嘴里没有否认,而他当时也被怒气冲昏了头,没有看得见她眼中委屈的泪水,此刻她居然没有走,她的行动已经有所说明她的心意,但是,四爷仍不甘心,非要人家亲口说出来,以证明他是胜利者,这个胜利者不仅是他与允题之间的胜利者也是他和她这场斗气运动中的胜利者。于是他问她为何不走,乔引娣一时还下不台,负气地答普天之下莫非黄土,她希望为自己留一点颜面,然而四爷可不肯饶人,继续问,乔引娣还是不肯认输,没有回答,本来没有看她的四爷见她不做声,便看着她,继续逼问,乔引娣被逼得没有办法了,于是气冲冲地答道是我不想离开这里,行了吧?然后憋气坐下来哭了,完完全全的小两口斗气形态。四爷一听,神情马上闪过一丝欢喜,听到了想听到的答案,四爷终于高兴了,态度也软了下来,反过来哄她,然后便自己收拾起桌面来,心情至此已经完全由雨转晴了,乔引娣一见他动手收拾桌子,居然一下子忘记了生气,急忙帮起忙来,看来她心里面疼四爷疼得紧。就像犯了错的孩子,母亲永远不会记恨。在老十四身边,乔引娣或许还未曾受这样的委屈呐,可是在四爷这里受了这样的委屈还是乖乖地就范。
43集29分  
  至到李卫进京述职,一见四爷便说四爷瘦了,于是四爷问乔引娣他是不是瘦了,乔引娣的神色中流露出了一种自豪,带一丝幸福的笑意说天天在皇上身边看不出来。之后四爷向李卫诉苦,说起中伤他的谣言,而这个时候,乔引娣端着茶盏刚好走到了门口,听到了四爷的话,她的停住了,无奈了轻叹了口气,连眉头也皱了,可见她也为四爷感到不忿与揪心。
  
  之后四爷审讯曾静,四爷一天没吃东西,乔引娣便进去劝,一进去便叫了一声皇上,曾静一听,吓懵了,颤抖着问:“皇上?你叫他皇上?”乔引娣听曾静这样一问,于是有点生气地回了他一句:“你以为他是谁啊?”乔引娣之所以会对曾静生气,大概是因为这个曾静让四爷一天没吃饭,所以,且曾静呆了一天了,居然不知道四爷是皇上,于是乔引娣既生气又不乏骄傲地反问曾静。她话中带了以四爷为骄傲的语气。后来乔引娣为四爷盛了一碗饭与汤,便催着四爷快吃,生怕四爷会饿着了似的。结果四爷把剩下的饭菜全要给曾静,乔引娣表现出了不满,或许是那些饭菜是她精心弄的,又或许是她不忿于四爷对这个中伤他的人这么好。四爷要坚持把饭菜给曾静,乔引娣只好无奈地吩咐将饭菜给了曾静。后来曾静颤颤惊惊地问这是不是给他吃,一副的可怜相,乔引娣似乎原谅了他,声音也柔和了,叫曾静吃饭,或许是四爷的宽容带动了她的宽容。之后四爷和曾静一起吃饭,乔引娣先是看看曾静,后是看着四爷,眼神中又是担忧又是怜爱,或许,曾静吃的津津有味与四爷吃的心不在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乔引娣甚至在想要是四爷能像曾静那样胃口好就好了。其实此时大受感动了又何止是曾静,乔引娣怕是比他还要感动。
 44集32分 
  之后的某一天四爷累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乔引娣轻轻地走了过来,从她这个轻轻的动作,可以看出她不想打扰疲累的四爷,但是当她走近时,发现四爷居然一动不动,她怕了,她怕他不单是睡着了,毕竟这个时候的四爷已经到了一定的年纪且身体越来越差,于是她轻轻地唤了一声皇上,或许她怕惊着了四爷,但是四爷没有动,乔引娣的神色流露出了一丝恐慌,她似乎怕他会从此不会再醒过来,于是她的双手一下子扶在了四爷的身上,又是害怕又是紧张地问“皇上你怎么啦?”可以肯定,她有多害怕失去他。之后她体贴地提出要为四爷捶背,四爷很意味深长地说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提出要为他捶背,大家有没留意到乔引娣此时的神情?她此时羞涩地低下了头,抿了抿嘴,脸上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在此之前她一直是看着四爷的!她心中此刻一定感到很幸福,并且也感到很满足。四爷这样说,说明四爷一直记得她所做过的事情,她当然欢喜了,不知道此刻的四爷心中又是如何。之后她继续为四爷捶背,两人身体上的接触显得自然而亲密。
  
  后来,他俩相挽到了水亭,大家可曾留意,这一次他们相挽得是如此贴近,乔引娣是紧紧地挽着四爷靠着四爷的。四爷问她到这里大概六年多了吧,乔引娣毫不犹豫地答是六年八个月零二十天,四爷感慨地说,难为你记得这么清楚,此时,乔引娣微微地皱眉了,也微微地转身,用眼睛余光看看四爷,她的眼睛里夹杂着失望与埋怨,失望的是四爷竟然会觉得她记得这些日子是为难她,埋怨的是四爷竟然仍不清楚她的心意,她之所以会记得是因为她觉得这些日子对她来说是珍贵,是因为他曾经记得所以她要记得,可是四爷对此竟有点不以为意。于是她有点生气地别过了脸。岂料四爷之后说的话更让她生气,四爷说记得他说过要放她回去,乔引娣马上转了身,神色紧张,瞪着他,明显地,她害怕她会说出要她走的话,此时其实四爷本该住嘴了,可是他居然说他说过的话算数,并叫她过完八月十五就走,这里先提提,四爷本来说是明天要她走的,可是马上改口到八月十五之后,八月十五,这是人月两团圆的日子呢,四爷要她留下来陪他过八月十五,证明四爷其实也是舍不得她的!而乔引娣却没有心思去留意他是不是舍得她走,她一听四爷要她走,整个人或许都崩溃了,但是她没有马上哭出来,四爷说这话时,时不时地偷看乔引娣的反应,或许此时的乔引娣听了这些话后,脑里一片空白,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于是四爷居然背过身去不再看乔引娣,或许他无法面对她,因为万一,此时她听了这话的神情是惊喜的,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很伤心的。当他别过身去后,却听见身后的哭声,才忍不住又回过身来,或许哭声正是他所期望的,然而,他却沉默了一会居然问乔引娣哭是不是因为等得太久了,我猜这是此刻的四爷没有自信所致,第一,他没有自信自己有魅力吸引住她留下,第二,就是他觉得他能让她留下,可是他没有自信说出这样的话,因为他怕说出后被乔引娣反驳。而此刻,他这样问,并不是他所愿意的,他在等乔引娣的否认,但是,倔强的乔引娣并没有否认,只是赌气般伤心欲绝般地四爷要是想赶她走一道旨意就可以犯不着这样说。四爷见她这样,忍不住欣软了,于是一把拉住要走的她,可是,太迟了,他已经伤了她的心,也已经伤了她的情,她一口气地跑开了。
  
  不过我估计四爷一定会找她解释的,水亭那的最后一组镜头是四爷移步追了上去,而到了第二天他们像没事一样一起乘马车到了郊外,显然,四爷是找她解释过的,甚至,他们表白过了,甚至,他们已经……之后就是最揪我心的送别啦。
  
  请留意他们下马车时的动作,先是四爷下车,然后他扶着乔引娣下车,然而四爷与乔引娣的关系仍是单纯的主仆关系,那么先下车的应该是乔引娣,被扶下车的应该是四爷!一下车,乔引娣便依依不舍地看着四爷,可是四爷似乎没有留意到她的目光,之后乔引娣搀着四爷离开马车,神色有点不知所措,皱着眉,忍不住又看了四爷一眼,可是四爷一直没有看她,她的心情沉重,四爷的心情或许更沉重。二人沉默着,最先开口的是乔引娣,她说她只是回去看一眼,马上就回来,她似乎在安慰着四爷,但我觉得她更加像是在安慰着自己,她不想回去,却又不得不回去,所以她安慰自己说马上就回去。但是四爷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仍然是没有看乔引娣,四爷的这一点头点得太无奈,无奈得让我都心酸不已,连他的眼神都已经是无力的了。后来,乔引娣关切地交带他要好好保重别累坏了自己,四爷还是一话不说,只是轻轻地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不知道大家留意到了没有,就在四爷的手放在了乔引娣的肩膀上那一刻,乔引娣身子很自然地很亲密地向四爷身上一靠!二人的亲密关系不言而喻了。而此刻四爷看着她的眼神,太经典了,也太复杂了,我真不明白唐爷居然可以让眼睛里装满了那么多东西!既是凄凉与沧桑的,也是不舍与溺爱的,也是温柔与深情的,更是鼓励与信任的,但我也看到了一点绝望,或许他已经知道这一次永别。之后乔引娣走了,留下四爷一个孤零零地站在了那里。
  
  最后说一说乔引娣为何会答应回去吧。我向想应该是一种责任的驱使吧,她这一离开,就是六年了,而六年来她的改变实在太大了,她必须回去给允题一个交代,对允题的事情作了了结,那么她就可以毫无顾虑地和四爷在一起了。另外,她回去也是为了看看允题,只有确定了允题还好,那么她就可以安心地和四爷在一起了。毕竟允题对她曾经有过恩有过爱。而她之所以回去,我想更大一个原因是听了四爷的规劝,四爷是为了乔引娣,毕竟他老了,他甚至感到自己时日无多,再也无法给她幸福,再也无法照顾她了,所以在他死之前,他必须为乔引娣作出安排,毕竟乔引娣还年轻,或许以前四爷从未想到过会有这一天,所以在送别的时候,他会现出悲凉的神色,也没说任何话,乃至他的那一个点头都是那般的无奈。或许四爷认为将乔引娣送回到允题身边就是对乔引娣最好的安排,他想他们曾经相爱过,允题一定会对她好的。所以这一别,四爷觉得是永别,同时,他又是矛盾的,他希望乔引娣回来,却又不想她再回来。否则,他要是确定他们还有相见的一刻,他不会在乔引娣走远之后仍痴痴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望得那样入神,那样情深。
  全篇完。

《雍正皇帝》八十四回 乔引娣冷面对君主 雍正帝抑怒说乱臣

李卫领着乔引娣,慢慢地走进了侍卫房,让她在椅子上坐好,又点上了六七支腊烛,把小屋里照得通明。可是,他们两人却谁也不敢开口和她说话,这场面真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就在这时,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苏拉太监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食盒子,在桌上布好,又向乔引娣行了个礼说:“您就是乔大姐姐吧,奴才名叫秦媚媚,往后,我就是专门侍候您的人了,您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奴才就是。”

乔引娣却正眼也不瞧地说:“是吗?那好。你去告诉皇上,我想死,也想在死前见见他,瞧瞧他长的是什么模样!”

张五哥和李卫一听乔引娣那要死要活的话,不由得大吃一惊:哎,这女子说话怎么这样混?可小太监秦媚媚却笑着说:“哟,乔大姐姐,您的话奴才不敢听。您要死,总不能拉着奴才去垫背吧?奴才劝您还是先吃点东西好,等皇上要见时,您说话不是也多点力气吗?其实,您现在想死,是一时想不开,等您想开了时,叫您死您也不肯死的。”

五哥和李卫都觉得,对这个多嘴多舌的秦媚媚,还真不能小瞧了。看,连乔引娣都被他逗得没了话说。她木着脸喝了一碗粥,又吃了一块小点心。然后就闭上眼睛,端然坐在那里,好像是在养神似的。秦媚媚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乔大姐姐,奴才瞧着您和皇上还真是有缘法呢。”

乔引娣突然睁开了双眼,闪着愤怒的光亮,一声不语地紧紧盯着这个小不点太监。

“哟,乔大姐姐,您千万别这样看我,我害怕。”秦媚媚好像真被吓住了似的往后倒退着。李卫心里明镜一样,他知道,这小于是在做戏呢!很显然,这是雍正从千万个宫里太监们中,选了又选,挑了再挑,才找出来的一个猴儿精。只见他一脸赖皮相地对着乔引娣说上了,“乔大姐姐,奴才可不敢在您面前说一句假话。刚才您吃的饭,和您吃饭的样子,怎么和皇上一模一样呢?您吃的是皇上赐的御膳呀!平日里,奴才侍候皇上见得多了,他也是这样急急忙忙地喝碗粥,吃一小块点心,就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打坐一样。您瞧,怎么就能这样巧呢?”

乔引娣大概从来没见过这样会陪小意儿的人,她不出声地笑了笑说:“好了,好了,你回去吧。”

“是喽!”秦媚媚打了个千,提起了食盒子,又开心地笑着说,“皇上说了,我只要能逗得您一笑,就赏我五十两黄金。往后奴才侍候您的日子多着哪,我可就要发大财了!”说着,他一溜小跑地出去了。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那秦媚媚又回来了。他站在门口说:“咱这次是奉旨传话:着李卫和乔引娣进去,皇上在风华楼上召见。今天晚了,张相不能回家,着张五哥送张相到清梵寺歇着。”

“是,奴才等领旨。”李卫和张五哥如蒙大赦,一齐答应着。

风华楼在露华楼正西,楼上亮着八只黄纱宫灯。李卫以为楼上只有雍正一人呢,哪知来到门前,却听皇上在里面说:“杨名时,就这样说定吧。你先回去;待会儿李卫就来了。他虽然是你的学生,可你们的政见却不同,你就不要见他了。改土归流是朕的既定国策,既然你想不通,那就先缓些时日,朕可以等你。你明天走时,不要再递牌子进来了,朕让李卫和史贻直去送送你。这里还有一包老山参,赏给你补补身子。”

李卫听皇上这样说,连忙闪到一边黑影里,直到看着杨名时出去,才报名请见。只听里面回答一声:“进来吧。”他这才小心地领着乔引娣进了风华楼。李卫“趴”地打下了马蹄袖跪倒:“奴才李卫给皇上请安。”他说时,悄悄地瞧了一眼乔引娣,见她竟站在那里纹丝没动。宫里站着的太监和官女们个个吓得胆战心惊,心想,这女子为什么敢如此无礼呢?

李卫行过了礼,回过头来又说:“这就是乔引娣,奉旨随着奴才来晋见皇上。”

雍正这才向乔引娣瞟上了那么一眼。可就是这么一眼,他又似乎看到了小福的影子,他的心砰砰乱跳了一阵,但又被立刻按下了。他回头向李卫说:“李卫,你这趟差确实辛苦了,赏膳!”

李卫忙说:“主子,别让他们费事儿了。这里不是有主子刚吃过的御膳吗?奴才瞧着嘴馋,奴才好久都没吃过主子的饭了,就赏给奴才吧。”

雍正一笑说道:“你只要喜欢,就在下边给你安上个小杌子,你把它全都吃光朕才高兴呢。”

乔引娣用眼一瞟,秦媚媚说得果然不差,皇上确实是吃的这极家常的饭食。她心中一动,啊,当皇上的还这样清廉,恐怕天下难找了。一旁跪着的秦媚媚刚要叩头出去,却又被雍正叫住了:“你先别走,朕还有差使交给你哪!”

“扎。”他又跪下了。

雍正这才回过头来看着乔引娣问:“你就是乔引娣?”

“是,我就是乔引娣。”她挺直地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地回答。在旁边站着的养心殿总管太监高无庸知道皇上那“冷面王”的脾气,他断喝一声:“你这是在跟主子说话?还不跪下!”

雍正无所谓地一笑着:“不要难为她,你就是把她按倒在地,她心里也还是不服气的。”回头又问,“听说,你是山西人?”

“是,山西定襄。”

“家里还有谁?”

“老爹、老娘还有哥哥。”

乔引娣万万没有想到,皇上的问话会从这里开始。重阳节那天和十四爷生离死别的场面,还在她心头萦绕。她想,皇上一定要问到十四爷,也一定会数落着十四爷的不是。她把自己的生死全都豁出去了,脸上挂着一层严霜,静静地等着皇上往下说。

“朕知道,十四爷待你很好。”雍正终于说话了,“但他是犯了国法也犯了家法的人,要受到惩处。你知道吗?”

“十四爷他,他犯了什么法?”乔引娣倔强地问。

“家事和你说不清,而且就是说了你也不信。国事嘛,就更大了。年羹尧派人和他联络。要让他私自逃到西宁去,拥他为帝反回北京。有人买通了蔡怀玺和钱蕴斗,送进去一个条子,上写‘二七当天下,天下从此宁’,允禵却藏匿不报。后来又有人撺掇他出去和汪景祺接头,虽然没能见着,可是,这都是大逆的罪。在朕的二十四个兄弟中,允禵是朕唯一的一母同胞。他能逃得了家法,可是,王法无亲,朕却无法宽恕,也护不了他。”

乔引娣脸色变得雪一样的苍白。皇上说的事情,有些她就在当场,有些她也略有耳闻。如果证实了大逆的罪名,不是就要被凌迟处死吗?她在心里挣扎一下,强口说道,“皇上要作七步诗,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也用不着和我说这些没根没梢的话。况且,我是个女人,你们男人间的事,我弄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我既然已经跟了十四爷,就要从一而终。十四爷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愿意跟他一齐去。皇上要叫我现在就死,我叩谢皇恩;要能让我和十四爷死在一起,那我九泉之下,也可以放声大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